1. 首页
  2. 新闻

活在这世上,谁没有个不开心的时候呢?

国外有个名叫Christian Hopkins 的23岁小鲜肉,16岁就被诊断出患有抑郁症。
为了给自己的抑郁情绪找到一个出口,Christian拿起了相机他决定镜头记录下自己的抑郁情绪,把这当作一种自我治愈。大家可以从中体会一下他的心境……
活在这世上,谁没有个不开心的时候呢?
活在这世上,谁没有个不开心的时候呢?
活在这世上,谁没有个不开心的时候呢?
活在这世上,谁没有个不开心的时候呢?
活在这世上,谁没有个不开心的时候呢?
可以想见,抑郁症会给一个人带来多么大的痛苦……
近期,乔任梁的事情牵动了无数人的心,一个那么阳光、那么美好的生命,因为抑郁症而逝去,着实令人惋惜。
活在这世上,谁没有个不开心的时候呢?
昨日,他的追悼会在上海举行。小编想说一句: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承受着什么样的痛苦,才选择用最极端的方式去摆脱。既然去了另一个世界,希望你过得自由如天上的云、地上的风,幸福如花海里的蜜蜂与蝴蝶。
我们也都知道,娱乐圈一向是抑郁症的重灾区,被抑郁症折磨而选择结束生命的明星也不少。毕竟身处娱乐圈的人不仅要为生存而拼尽全力,稍一松懈就可能被埋没,还被广大媒体、卓伟、网友、黑粉监督,不能像普通人一样生活,动辄沦为众矢之的,被骂的暗无天日。
活在这世上,谁没有个不开心的时候呢?
甚至连一辈子主打幽默风格的憨豆先生,也曾因负面呼声而患抑郁症。他主演的电影《憨豆特工》公映后,媒体纷纷批评他:“粗俗不堪,哗众取宠,依然没有摆脱靠卖傻来吸引观众的戏路”。为此他郁闷成疾,不得不接受正式治疗,治疗费用每周高达6000美元。
活在这世上,谁没有个不开心的时候呢?
其实,“抑郁症”这个名字着实不是很好。
“抑郁”之于“抑郁症”的意义是天上地下,但因为只差一个字,就总被误解、被轻视甚至被娱乐化。我们总说“今天好抑郁”,“感觉都要得抑郁症了”之类的话,似乎抑郁症只是心情不好,只要看开点就行了,谁没有个不开心的时候呢。
可是,这有那么简单吗?
活在这世上,谁没有个不开心的时候呢?
抑郁症 = 心情不好?
用科学深究就能知道,抑郁症患者的大脑中有生物学基础的细胞功能紊乱存在,导致本人也无法控制情绪。而且抑郁症患者普遍免疫功能降低,极易生病感冒,患癌风险也会比较高。
必须说一说,压力的恐怖作用
压力=动力? No!
压力是诱发抑郁症的最主要原因之一,只是遗传基因和后天经历不同,每个人对压力的敏感程度也不同,所以并非人人都会在压力之下成为抑郁症患者。
下丘脑、脑垂体、肾上腺构成了内分泌轴(HPA轴),这个“轴”参与调节身体的很多活动,它与抑郁症的关系早已暧昧到众人皆知了。而且它和双相情感障碍、阿尔茨海默病、躁狂症、某些精神分裂症也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活在这世上,谁没有个不开心的时候呢?
当危险或压力来临时,首先下丘脑总司令分泌出一种促激素(促肾上腺皮质激素释放激素CRH),刺激垂体分泌出促肾上腺皮质激素(ACTH),从而使得肾上腺分泌皮质醇,这就触发了人的战斗或逃跑反应——心跳加速、血压上升、呼吸急促、加倍警觉,同时影响大脑神经递质的浓度。
正常的话,当危险或压力过去,这个战斗或逃跑反应就会自动关闭,一切恢复如初。然鹅,如果过于频繁地触发这个反应(比如长期压力大),就可能会导致包括抑郁症在内的各种问题。
世界上有超过3.5亿抑郁症患者,发病率男女比例是1:2,这跟女性一生要经历经期、孕期、更年期等激素大起大落的波动有关。
活在这世上,谁没有个不开心的时候呢?
抑郁症的发生也和大脑的器质性和功能性变化有关。例如和记忆相关的海马体的神经元和胶质细胞减少,负责控制高级认知的前额叶区域神经元体积减小,脑区之间的功能性链接减弱等。
遗传是个令人无奈的事情
《老人与海》作者海明威的祖父、父亲,包括海明威本人都有重度抑郁症,均因此自杀。
达尔文从中年开始被抑郁症缠住痛苦后半生。他旺盛的繁殖冲动造出了10个孩子,但长女、次女和最小儿子均幼年夭折,二、三、五儿子和四女儿都患有不同程度的精神疾病,其他三个孩子婚后没有留下后代。
活在这世上,谁没有个不开心的时候呢?
而且爱八卦的小编知道,达尔文死后又和牛顿毗邻而居,而牛顿同志生前也曾被该病折磨至精神失常。
那时候也没个基因检测,所以我们不知道他们的病情是否因基因而起,但后来,有很多科学家对其他人群做了大量研究,结果证实,抑郁症易感基因与外界环境(比如压力)共同作用会增加患抑郁症的可能。
活在这世上,谁没有个不开心的时候呢?
抑郁症患者的一级亲属中,患病率比正常人的一级亲属高 2-10 倍,而且患者的血缘关系越近,患病率也越高。更可怕的是,后代的发病年龄还会一代比一代早,一代比一代严重。
对抑郁症相关基因研究最多的是5-HTTLPR基因(5-羟色胺转运体基因)。5-HTTLPR基因有三个基因型:SS、SL、LL
活在这世上,谁没有个不开心的时候呢?
《中华行为医学与脑科学杂志》发表的一项对1284例抑郁症患者和1243例健康人的对照研究显示,其中SS基因型是抑郁症的易感基因,会使抑郁症的发病风险高出64%,SL基因型与抑郁症无关,而LL基因型可能会使人免于抑郁症问题。
(ps:5-HT(5-羟色胺)是大脑中的一种神经递质,调控睡眠、食欲、心情和疼痛抑制。)
还有一个SIRT1基因,位于10号染色体,同样与该病有关。SIRT1基因主要编码线粒体内的重要蛋白酶。线粒体功能异常会导致能量代谢功能紊乱,引起患者疲劳和兴趣丧失。
有抑郁症情节的“单身狗基因”
有研究发现,5-HTA1基因有两种类型:“G”型和“C”型。其中携带“G”型基因的人单身的几率更高,因为“G”型基因可以降低大脑中血清素的浓度,血清素少了,就会让人缺乏快乐和幸福感,情绪相对消极,从而不容易与人建立亲密关系。同时这一基因型的人更有可能是神经病患者,如果加上后天环境(如压力)的促进,患上抑郁症的风险会更高。
我们应该如何对待抑郁症?
电影《守望者》里提到了这样一段故事:
一个患有抑郁症的人去看医生,说生命太严苛太残酷,自己在危机四伏的世界里感觉孤身一人。医生说:“处方很简单,今晚著名的小丑帕格里亚齐在城里有演出,去看看吧,你的心情会好起来的。”但这个人突然痛哭失声,他说:“可是医生……我就是帕格里亚齐。”
活在这世上,谁没有个不开心的时候呢?
生活的轨迹上有伤心、痛苦和悲哀,这些总会在适当的时节出现。抑郁症并不仅仅是某一天心情不好,不会睡一觉就过去。 “振作起来就好了”,“事情总会变好的”,旁人简单的安慰,并不总会成真。
世界卫生组织也做了一个【如何与抑郁相处】的公益宣传,可以点击下图看看这个故事。
活在这世上,谁没有个不开心的时候呢?
其实,对待抑郁症,单纯只有理解是不够的,更需要患者本身积极的配合治疗,以及身边亲友无私的奉献和包容心。
困难的路本不该独自前行,
抑郁,尤其如此。
活在这世上,谁没有个不开心的时候呢?
活在这世上,谁没有个不开心的时候呢?
点击“阅读原文”
开启你的基因探索之旅!

原创文章,作者:DOT日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lingling.cn/news/5314.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