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有时候自私和不自私、要脸和不要脸之间,可能就隔一个“利他基因”的距离!

事先声明,本司机今天不想开车了,话题可能有些沉重,你可能会想骂街。

自从共享单车出现以后,大家出行方便了许多。然鹅,某些人的用车方式却让人忍不住想喷脏话。大家还是来看看下面这个视频吧!

香蕉你个大巴辣!

这么不要脸,你咋不上天呢!

辣么,作为生物狗,小编今天就从科学的角度谈一谈人的道德素质问题。

一个人太不要脸

可能是基因有点自私

早在上个世纪 90 年代,以色列希伯莱大学爱伯斯坦教授和他研究小组在人类11号染色体上找到了可以影响一个人自私还是不自私的“利他基因”,也叫“慷慨基因”。

有时候自私和不自私、要脸和不要脸之间,可能就隔一个“利他基因”的距离!

他们给几百个受实验者做了基因测序,确定他们“利他基因”的基因型,然后通过一个捐钱的游戏进行了人群对比实验。

游戏很简单,每个人会得到 6 美元,这些钱可以自己留着,也可以捐出去。最后的结果证实,那些有“利他基因”的人显然更加乐善好施,更愿意分享,主动捐钱的几率也要比没有“利他基因”的人高出50%。

由此可见,就像大高个和小矮葱、凤姐和 angelababy 之间的差别在于遗传,一个人小气还是大方、乐于助人还是自私自利,或许是天生的。

如果一个人见什么都想据为己有,为了五毛钱都要跟别人争个你死我活,在外面放个屁蹦出点儿渣渣都想捡起来带回家……呵呵哒,八成是基因背景太强大了!

就像这位把共享单车变成黑色小车的“巴拉巴拉小魔仙”,您虽然没出镜,但是单看这辆车的样子,就猜到您大概天生自带强大的魔性吧,不然怎么会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儿呢!

有时候自私和不自私、要脸和不要脸之间,可能就隔一个“利他基因”的距离!

毕竟,任何人在做任何决定的时候,都是通过大脑里的各种机制来完成,你的基因决定了这些机制怎么运转。

催产素

增进信赖感的 “道德分子”

科学家对一些平时就慷慨的人做了脑部 MRI 扫描发现,当他们有慷慨举动的时候,他们大脑中“奖赏回路”会连通,导致多巴胺等神经递质分泌增加。多巴胺就是给人制造正面情绪的物质。

有时候自私和不自私、要脸和不要脸之间,可能就隔一个“利他基因”的距离!

多巴胺系统能与催产素和抗利尿激素相互作用,影响着你的道德观念。

提到“催产素”,大家可能就会认为它只在女性体内出现,大老爷们儿是不会有这玩意儿的。

错错错!

催产素不仅女的有,

男的也会分泌!

催产素是一种垂体神经激素,也称缩宫素,由下丘脑视上核和室旁核的神经元制造,经下丘脑一垂体路径神经纤维输送到到垂体后叶分泌!

有时候自私和不自私、要脸和不要脸之间,可能就隔一个“利他基因”的距离!

对女性而言,催产素能在分娩时引发子宫收缩,刺激乳汁排出(而不是分泌)。此外,它还有个功能——减少人体内肾上腺酮等压力激素的水平,以降低血压。

是不是很神奇呢?

各研究学者对人类的社会行为进行研究,正常情况下,多巴胺能与催产素和抗利尿激素相互作用[2]

科学家发现,COMT 基因 Val158Met 位点,已被证明与社会行为有很大关系。他们让一组人对一个可怜的小孩捐钱,发现该位点为杂合型人捐的钱数是纯合型人的两倍。这个发现与之前对 Met 等位基因与负面情感的相关研究的结果一致[3]

而且,当体内催产素水平上升时,人就会表现得更加慷慨体贴,即使对陌生人也是如此。当一个人对另一方表示出信任(比如赠予金),被信任的人就有了一次催产素激增的体验,这个人接下来也就不太可能会有所顾虑或使诈。

这用另一种方式说明了, “被信赖的感觉让一个人更值得信赖” 。 随着时间流逝,这会使人更倾向于信任他人,继而又变得更值得信任…… 就这样,形成的反馈无限往复,产生了所谓的良性循环,并且最终形成了一个良性的社会。

所以说,基因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你的性格、你的决定,继而影响你的行为,就此影响你的道德素质水平。

不过……

基因只决定了你性格的轮廓

成长环境才是那浓墨重彩的一笔

很多时候在外面遇到不要脸的,你脑袋里首先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接着就开始想“你爸妈没有教你怎么做人吗?”。

是的! 国外一项对大量双胞胎(包括一部分被不同家庭抚养的双胞胎)的调查研究,结论认为,基因和环境对性格塑造的影响分别为50%

一个人可能会从娘胎里就带着自私的基因属性,但他长大后也可能变得骨骼清奇心灵透亮,这主要靠爹妈教的好,老师教得好。

比如,小时候妈妈教你路边的野花不要采,听妈妈话的你可能成为一个善良的好孩子。但若爸爸就喜欢采野花,那你的将来就不好说了……

好了,小编已经说的很委婉了,不想把不好听的话做事那么不要脸会显得你很没有家教说出来。

小伙伴们,你们 get 到了吗?

有时候自私和不自私、要脸和不要脸之间,可能就隔一个“利他基因”的距离!

参考文献:

[1]Reuter M, Frenzel C, Walter N T, et al. Investigating the genetic basis of altruism: the role of the COMT Val158Met polymorphism[J]. Social Cognitive & Affective Neuroscience, 2010, 6(5):662-668.

[2]The developmental origins of a disposition toward empathy:genetic and environmental contributions. Emotion, 8, 737–52.Kringelbach, M.L. (2005)

[3]Goldman, D., Oroszi, G., Ducci, F. The genetics of addictions: uncovering the genes. Nature Reviews, 6, 521–32.(2005).

原创文章,作者:DOT日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lingling.cn/news/496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