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新闻

抱歉,就算记得再清楚,你的记忆也未必是真的

在知乎问答,有这么一个问题

人类都有什么细思极恐的细节?

底下最高赞的答案便是关于人类大脑的。

答主描述了其妹妹因甲状腺激素过少,而暂时性丧失了视力,但她本人在当时却没发现自己眼睛看不到。

直到电视被打开,她才发现察觉自己能听到电视里的声音,却看不到电视里的画面。

抱歉,就算记得再清楚,你的记忆也未必是真的

也就是说,她的大脑在之前已经自动补充了大量视网膜无法捕捉的图像。

所以在短时间内,她也完全不会意识到自己已经瞎了的事实。

其实在临床中,就有一种病与其症状类似,被称为安东盲目症(Anton’sblindness)

抱歉,就算记得再清楚,你的记忆也未必是真的

这种疾病表现为,患者分明已经失明,却仍坚定地认为自己能够看得见。

即使无法解释自己身上因磕碰造成的外伤,但病人还是会脑补虚构各种情节来将此合理化。

这让人不禁惊叹,人类脑补的能力到底能有多强大!

抱歉,就算记得再清楚,你的记忆也未必是真的

安东盲目症的命名者Anton-Babinski

其实,不但连眼前的画面可以靠脑补,就连你过去的记忆都有可能是自己脑补完成的。

这也被称之为虚假记忆

不同的是,安东盲目症在现实生活中,尚属罕见。

而虚假记忆,则无处不在,几乎每个人都深陷其中而不自知。

抱歉,就算记得再清楚,你的记忆也未必是真的

虚假记忆(False memory)又称记忆错觉,是指人们对过去的事情的报告与事实偏离,但当事人却没有发觉的记忆现象。

像平常生活中,我们明明记得好像没有关门,但回去看时却已经关了。

又或是明明记得小时候做的一些事情,但却被父母否定从未发生过。

这些都是虚假记忆的一种最常见表现。

抱歉,就算记得再清楚,你的记忆也未必是真的

不过这些现象并没有受到大众的重视,毕竟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直到有一种叫“记忆恢复治疗法”的心理疗法出现,才开始有人对记忆产生怀疑。

这种疗法坚信,成年人的许多心理问题都可能是由童年时期经历的,却又被遗忘(或压抑了的)性侵经历引起的,施虐者往往是父亲。

而心理治疗师则会借助各种特殊的技巧,鼓励病人找回被压抑了的记忆

抱歉,就算记得再清楚,你的记忆也未必是真的

举个例子,在现实生活中应该不少人有“父亲给年幼的女儿洗澡”这种经历。

然而,类似这样的事情就很容易被心理治疗师用催眠、解梦、视觉化等方式挖掘、塑造成被父亲性侵的记忆。

而心理治疗师也宣称只要把这些记忆恢复并宣泄出来,病症就会消失。

这也就是上个世纪80年代,美国的“记忆恢复”热潮。

然而,这种疗法治好的病人倒没几个,却制造了一堆“被爸爸性侵犯”的案件。

从1985到2000年,美国就有超过800起由记忆恢复疗法引起的诉讼。

这其中一些被判刑,一些被无罪释放。但结果都无非只有一个,家庭就这么破碎了,无辜的父亲也一辈子背上猥亵儿童的骂名。

当时就有一位叫伊丽莎白·洛夫斯特(Elizabeth Loftus)的认知心理学家,就一直在为这些蒙冤的“犯人”奔走。

她认为这些被唤醒的回忆未必可信,并为之做了一系列实验。

这其中有一个叫做“商场迷失”的实验,就非常直观地让人认识到,记忆是可以被植入的。

1995年洛夫斯特找来了24位志愿者,并为他们准备了4件受试者幼时经历的事件。

其中三则是真实经历并由他们的家人提供,而剩下一则便是由洛夫斯特完全捏造的商场迷路经历。

抱歉,就算记得再清楚,你的记忆也未必是真的

经过几次访谈洗脑后,那个完全捏造的迷路记忆,竟被超过25%的受试者当成了真实的记忆。

此外,有超过50%的人还为之添加了许多自己虚构的细节,并与洛夫斯特侃侃而谈。

虽然25%的成功植入率不算高,但是放到现实生活中就不容乐观了。

哪怕是1%的错误率,放到庞大的人类群体中,都能毁掉成千上万人的一生。

而且,抛开这些被心理治疗师误导的案件。在自然状态下,即使没有有心之人提供错误的记忆,人类仍会产生大量虚假记忆,并酿成无数冤假错案。

美国有一项活动,被称为“拯救无辜者计划”(Innocence Project)。其内容主要是通过检测DNA等方式,帮助那些被错定罪的人洗清冤屈。

据统计,这些原本无罪却被判定为有罪,并为其服刑多年的所谓犯人中,有75%就是由于目击证人的错误证词所致。

例如1984年美国的一位女大学生汤普森(Jennifer Thompson)就在法庭上指认嫌犯康顿(Ronald Cotton)对自己施虐强暴。

她说自己能“100%地确定”,他就是那个强奸犯。

为了她这句话,康顿就这样迎来了自己长达11年的牢狱之灾。

直到DNA测试锁定了另一位叫波尔(Bobby poole)的真正犯人,他才重获了自由。

抱歉,就算记得再清楚,你的记忆也未必是真的

被冤枉的康顿和受害者汤普森

类似这样的案件,简直数不胜数。

但大多数情况下,却又不是怪目击者故意去说谎。

因为实际上,当事人都对自己的记忆和供词深信不疑。

他们也不知道自己的认知从一开始就是错的,偶尔这种错误的指认还令人啼笑皆非。

抱歉,就算记得再清楚,你的记忆也未必是真的

2011年在纽约一起谋杀案中,证人肯那迪(Dorothy Canady)就一再声称,自己绝对不会忘记罪犯那张脸

但当她被要求在法庭上指出犯人时,她竟把手指移向一位陪审员,顿时引起哄堂大笑。

然而,这笑声背后却让人不寒而栗——如果那位不是陪审员,这会不会就是另一起悲剧的序幕

所以为了使这样的悲剧减少,从上个世纪90年代起,科学家就开始卯足了劲想要一探记忆的究竟。

但由于技术限制,许多科学家能做的只有“商场迷路”之类的实验,都难以对虚假记忆进行更深入的研究。

虽然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了记忆的不可靠,但在法律体系中,这仍然难以被当做重要的证据。

抱歉,就算记得再清楚,你的记忆也未必是真的

只有20秒记忆的金鱼人,亨利·莫莱森

在过去,科学家已经通过一位特殊的失忆症患者亨利·莫莱森发现,海马体丢失会使患者丧失将短时记忆转化为长时记忆的功能。

而到了2007年科学家又发现了另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

这些大脑海马体受损的患者,不但在回忆过去时出现困难,在进行想象时也同样会出现困难。

因为想象的存在就是在用旧的事物碎片,组建成新的记忆。

所以这让科学家们提出了对记忆的一种新的理解,也被称为记忆的“场景构建”

在刻板印象中,人们常常把记忆形容为就像是在重播录影带,每次回忆只是找到相应时间点的某个段落。

但场景构建理论则截然不同,它认为人脑在编码记忆的时候,并不会像摄影机那样工作,它只会记录下一些碎片。

而海马体中神经网络的作用,便是给这些记忆碎片提供一个想象空间,让它们在这里重新组建。

这也很好解释了为什么人们在想象时,脑部被激活的区域与回忆过去时是一样的。

抱歉,就算记得再清楚,你的记忆也未必是真的

就像电影《记忆碎片》中提到的“记忆只是一种演绎,而非记录”。

当这些记忆碎片不连贯的时候,回忆者会按照自己的逻辑和信念来填补,也就是一个重新演绎的过程。

那么,现实中这种记忆碎片真的存在吗?

是的,存在,不过在科学中这些功能与记忆碎片相似的玩意,被称之为“记忆痕迹”。

在每次构建回忆时,人脑就需要把神经元通过化学和物理变化留下的记忆痕迹,重新建立关联。

而重复的次数越多,人类的记忆中虚假的成分也会慢慢累积。

这也很好解释为什么年代久远的旧记忆更容易出错。

抱歉,就算记得再清楚,你的记忆也未必是真的

利根川进

2013年,诺贝尔奖得主利根川进就用一个完美的实验,证明了这些记忆痕迹的存在,并成功地将虚假记忆植入到小鼠的大脑中去。

在实验室里,利根川进为小鼠准备了两个不同的房间。第一天,他让小鼠进入房间A,并让它探索这间从未来过的新房子。

此时,利根川进就用光遗传学技术(Optogenetis)*,标记了小鼠与房间A记忆有关的脑细胞。

*注:光遗传技术是当时科学的新发现,其原理便是把一种特殊蛋白基因转入神经元细胞,以便让神经元的细胞膜上出现这种蛋白。在这之后,人们就可以通过光照的方式来控制这些蛋白的开放和关闭,起到激活和抑制神经元的效果。在利根川进的小鼠海马体中,就存在着这种蛋白。

抱歉,就算记得再清楚,你的记忆也未必是真的

经过Optogenetis改造的小白鼠

第二天,他把小鼠放到环境不同的房间B,这所房间的地板是可以通电的。

小鼠进去探索了一会之后,研究员便给小鼠一记电击,小鼠的反应是马上僵直地呆住不动。

这个实验最巧妙的地方来了。

当小鼠被吓呆的过程中,研究员也同时激活了它第一天关于房间A的记忆细胞。

抱歉,就算记得再清楚,你的记忆也未必是真的

利根川进小鼠实验示意图,蓝色为房间A,红色为房间B

到了第三天,当研究员再次把小鼠放进安全的A房间时,尽管不存在电击,小鼠仍然会身体僵直地呆住。

这时研究员查看了小鼠的脑部活动,其杏仁核的神经活动水平也明显上升(杏仁核是用来处理恐怖情绪的脑区)。

抱歉,就算记得再清楚,你的记忆也未必是真的

这说明了即使在房间A小鼠没被电击过,但它却被植入了在房间A内遭受过电极的记忆。

这个实验也证明了记忆痕迹就储存在海马体中一些特殊的细胞中,让人们看到了记忆的具象化。

除此之外,利根川进还向我们展示了一个物理版本的“记忆究竟可以有多么不可靠”。

抱歉,就算记得再清楚,你的记忆也未必是真的

所以,无论是通过交谈在你脑海中植入一段假记忆,还是真切地在你大脑里下功夫,都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以实现。

不过,记忆易于被扭曲植入,也不见得完全是一件坏事。

理论上记忆被操控,那么就可以通过操纵记忆来改善抑郁

在这之后利根川进的实验室也继续用小白鼠进行另一个试验。

他们先让小白鼠产生愉快的体验,(给雄性老师看雌性老鼠的生殖器,雄老鼠会产生兴奋愉快的体验),形成愉快的记忆

然后再制造场景,让这只小白鼠体验抑郁,使其出现标准的抑郁症状,如不喝糖水、被倒吊起来也不挣扎

抱歉,就算记得再清楚,你的记忆也未必是真的

最后的测试发现,当之前的愉快记忆被激活时,小鼠竟恢复了活力,被吊起时会挣扎也开始喝糖水了。

而且经长时间的记忆激活,研究员也发现,小鼠海马区的神经元竟开始新生,这与服用抗抑郁药物的效果相似。

也就是说,持续激活愉快记忆,可以产生治疗抑郁的效果

随着研究的不断发展和进步,人类伦理与科技之间的矛盾也会日益加深。

当人类从科技中获得最大好处的同时,或许也正酝酿着另一场更大的博弈。

未来的人类,或许是不会再因抑郁烦恼了。但是这种快乐与无忧,是否真实存在,我们谁都不能确定。

*参考资料

顾凡及.法庭上的脑科学[J].自然论坛.2015.4.22

劳伦·斯莱特.20世纪最伟大的心理学实验[Z].2007.5

黄永明.人类为什么容易产生虚假记忆[J].教师博览.2013.12

本文转载至微信公众号【SME】

来都来了,关注一下呗

点击底部“阅读原文”有惊喜哦!!!

原创文章,作者:DOT日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lingling.cn/news/4768.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