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各色DNA

郭德纲的“但愿人长久”

中秋节最要紧的就是一家人齐齐整整。但郭德纲和他的徒弟曹云金,却再也没办法围在一张桌子上和和气气地吃月饼了。9月5日,相声演员曹云金以长微博的形式挑明了和师父郭德纲之间的矛盾。


郭德纲的“但愿人长久”
曹云金用“你的江湖险恶,我的内心阳光”表明自己和师父郭德纲的不同态度


围绕“非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的人品有很多争论,但他记仇这点基本是坐实了。他有一句话流传很广:不明白任何情况,就劝你一定要大度的人。这种人离他远点,因为雷劈他的时候会连累到你。捧他的人,说他是快意恩仇,爱憎分明;看不惯的,觉得这是心胸狭窄,睚眦必报。


最让郭德纲耿耿于怀的,是自己亲手“捧”起来的两个徒弟“背叛”了自己。事情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可是郭德纲却总像个怨妇一样不厌其烦的旧事重提,张嘴“叛徒”,闭嘴“欺师灭祖”,只要有机会,就会声泪俱下地把自己和徒弟的矛盾公之于众。


为什么总是念念不忘?用他自己的话说:谁疼谁知道。


郭德纲的“但愿人长久”

被嫌弃的郭德纲老师


身边人的相继出走,让郭德纲成为了一个被“嫌弃”的人。


不管是朋友、亲人还是合作伙伴,关系破裂都会给双方造成巨大的伤害。而被动的那一方,显然是更大的受伤害者。


受到各种青春期文艺作品影响,人们最熟悉的是恋爱关系的破裂,在刚分手的一段时间里,痛苦的程度并不亚于戒除可卡因。


郭德纲的“但愿人长久”

分手的伤痛是青春期文学和电影的永恒主题(图片来自于电影剧照)

 

心理学研究发现,分手六个月内看到前任照片,大脑中负责痛感的区域会激活。激活模式和拿一个灼热的小铁片刺激皮肤时相似。这种疼痛不但和生理疼痛过程类似,并且可以被常用的止痛药扑热息痛(泰诺)所缓解。

 

巨大的生理伤痛一般会在身体上留下明显的疤痕,时刻提醒我们曾经发生过的悲伤故事。而社交伤痛则会直接留存在记忆里。社交挫折所造成的疼痛感可以随着记忆被反复唤起。重新体验时,甚至比最初的伤痛还要深刻。


被嫌弃的郭德纲,当然有资格喊疼。


郭德纲的“但愿人长久”

逗你开心,其实是在讨好你


被嫌弃的人又何止郭德纲一个,有一段时间,喜剧演员周星驰几乎要成为众矢之的,所有的圈内人都恨不得轮流出来骂上两句。


我们所熟知的喜剧演员,要么是像葛优、黄渤一样,圈里圈外,人品戏品,智商情商,好得无以复加的“人精”。要么就是像郭德纲、周星驰一样,从来都是处在漩涡中心的人物,只要被媒体曝光基本没什么好事。即使是粉丝,在网上讨论艺术造诣时,也要没有底气的加上一句“不讨论私德问题”。


郭德纲的“但愿人长久”
在演艺圈内几乎零差评的黄渤是真正的人生赢家


评价一个好的艺术作品,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但评价一个优秀的喜剧,总绕不开一个最核心的问题,观众笑了么?不管使用什么方式,一个优秀的喜剧演员总是能让多数人都笑起来。喜剧演员是一群时刻都在讨好观众的人。


正因为如此,喜剧演员总给人一种媚俗的感觉,即使在大多数国人眼中已经脱离了“下三路”,主打高级趣味的“憨豆先生”,照样会被挑剔的英国媒体批评“粗俗不堪,哗众取宠”。


喜剧的特殊性,造就了优秀喜剧演员的核心特点——讨好观众的能力,他们能让观众在欣赏的过程中,放松、开心、发笑。


然而,一个善于讨好别人的人,更有可能是一个人际敏感者。他们更加重视别人的评价,更希望得到别人的认可。害羞、内向、顺从、抑郁、社交回避、社交焦虑都可能是人际敏感的表现。


严肃的喜剧演员,是一个反复被提起的话题,最怕接受采访的葛优,自杀的罗宾威廉姆斯,患过抑郁症的金凯瑞和憨豆先生,这个名单从卓别林开始,可以拉起长长的一列。调查也发现,喜剧演员的人际敏感性确实要比一般演员更高。


郭德纲的“但愿人长久”
在电影里特别贫的葛大爷,在生活中其实是一个寡言的人


电影《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塑造了一个典型的人际敏感者。松子最擅长的事就是做鬼脸逗人开心,她随时随地都准备好了牺牲自己,取悦别人。但是,和郭德纲、周星驰一样,松子最终成为了人们口中的那个“被嫌弃的人”,一个肥胖、邋遢、年老的女人。


一个敏感的人是如何被嫌弃的?


郭德纲的“但愿人长久”

我对你好,你也得对我好


全心全意的付出,一切目的都只是让对方舒服,不计较一点回报的人,并不多见。


讨好别人,也是希望能够用个人的牺牲和付出,换回更多的接纳,尽可能的避免潜在的人际冲突。当敏感的人被自己中意的团体或者个人所排斥时,他们会表现出更多的示好行为:义务劳动,自己出钱组织活动,请大家吃饭等。


“我对你好,所以你也得对我好”,这是敏感的人在处理人际关系时的基本逻辑。他们的本意,是希望“你对我好”,而“我对你好”只是实现这一目的的一种方法。他们会时刻念叨自己的好,把自己的付出像小账本一样记得清清楚楚,以后有机会,还要一笔不落的全拿回来。


正因为如此,人际敏感的人很难维持一个长久的关系。人本主义心理学认为,无条件的付出,是营造良好人际关系的必备条件。而有条件的付出,实际上是变相的控制:你对别人好,这是你自己的行为,如果因此要求同等的回报,就是一种道德绑架。


郭德纲的“但愿人长久”

弱势的人更敏感


人际敏感性与交往中所处的地位有关。处于弱势的一方,往往会有更高的敏感性,因为他们更需要得到别人的认可。对初入社会的大学生而言,家庭所处的社会阶层越低,越有可能出现人际敏感。相比于普通家庭的孩子,城市中的流动儿童,也表现出更多的敏感性。


在一个小团体中,也有类似的现象。和老板相比,员工的人际敏感性普遍要更高。这很好理解,对于员工而言,别人的评价更加重要,他们只有取悦老板,获得群体的接纳,才能够有更好的回报。而老板可以直截了当的发号施令,所以完全没有必要斤斤计较。一个人际敏感的老板通常会活得很累。


郭德纲的“但愿人长久”
创业3年半,头发掉了一半的罗永浩应该是一个人际敏感性比较高的老板


有些人会表现出与其地位并不匹配的敏感性,即使身居高位,仍然会把自己视作尘埃。这一定程度上来源于家庭教育或者初入社会的经历。人际敏感的人无法理解一个平等的关系应该怎样运作。


一个从小被过度控制、干涉与保护的孩子,会认为“我表现好了,你就会对我好”是这个世界的基本规则。心理学研究发现,对于男孩而言,父母的高压教育都会影响到人际敏感性,对女孩而言,母亲的教育方式影响更大。


郭德纲的“但愿人长久”

怕疼,你就输了


除去社会环境和教养的因素,对疼痛的敏感性也会产生影响。害怕伤痛的人更难接受失去,他们在一段关系中自然处于弱势地位。


正因为人际交往离不开互相伤害,所以能够忍受疼痛的人往往也能够保持更好的人际关系质量和更大的朋友圈。


对疼痛忍受能力强的人,在关系中更少出现焦虑和回避,有着更安全的依恋模式。一项研究发现,让没有经过任何相关训练的健康成年人保持一个极不舒服的姿势(靠墙垂直静蹲),忍受时间越长的人,日常保持联系的社交关系也更多。


社交中遇到挫折是否会感到疼痛,和OPRM1基因有关。OPRM1基因会影响到μ阿片受体的功能,阿片类受体和大脑分泌的镇痛物质内啡肽结合,让人感到平和欣快,更容易从伤痛中回复。OPRM1基因rs1799971位点为G型的人,更不容易从社交的伤痛中恢复,也更容易成为一个人际敏感者。


郭德纲的“但愿人长久”
各色用户社交疼痛基因检测的结果分布


人际敏感者常会使用一些常人不能理解的行为来平复伤痛。比如郭老师这次修家谱,无非就是表明,那些走了的人,是我抛弃了你,而不是你抛弃了我。


郭德纲的“但愿人长久”
仿佛这样颠倒一下,就可以不疼了


不怕疼痛的人,有可能收获更多的朋友,你是一个“别人虐我千百遍,我待别人如初恋”的人么?点击阅读原文进行基因检测。


郭德纲的“但愿人长久”

参考文献

Janus, S. S. (1975). The great comedians: Personality and otherfactors.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oanalysis, 35(2), 169-174.

Johnson, K. V. A., & Dunbar, R. I. (2016). Pain tolerancepredicts human social network size. Scientific reports, 6.

Nummenmaa, L., Manninen, S., Tuominen, L., Hirvonen, J.,Kalliokoski, K. K., Nuutila, P., … & Sams, M. (2015). Adult attachmentstyle is associated with cerebral μ‐opioid receptor availability inhumans. Human brain mapping, 36(9),3621-3628.

刘艳,& 谷传华.(2015). 人际敏感:从社会认知到心理危险因素.心理科学进展,23(3), 013.

赖运成,& 叶一舵.(2014). 人际敏感性:概念, 测量, 影响因素和作用. 福建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185(2), 157-165.


郭德纲的“但愿人长久”

原创文章,作者:DOT日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lingling.cn/news/3283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