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各色DNA

从湘西真朋克到创业合伙人,年入百万,不如码速过百。 | 各色人物

从湘西真朋克到创业合伙人,年入百万,不如码速过百。 | 各色人物
 
从湘西真朋克到创业合伙人,年入百万,不如码速过百。 | 各色人物

「我的成就感主要来源于自己做的事是独一份,前无古人。」


潘是一个特别不典型的中年人。


24岁和朋友出来创业,成立影视公司,做了一档综艺节目,在北京台热播。潘走的是条不同于大多数创业人中年才有了「联合创始人」title 的创业路。


影视公司不做后,潘又去票务网站做 CTO,美国上市公司做大中华区封疆大吏,还混过时尚圈做到产品与技术高级副总裁。 


「那时日子过得很滋润。经常是香港待待,台湾待待,东京待待,一年就过去了。突然有一天觉得这样一眼过到头的日子太没劲,就又有了出来搞点事情的想法。」 


2013 年陪妻子待产期间,潘捣鼓了很多从前没碰过的东西。「当时为了学 iOS开发就做了个 App,叫『窝呆颂』。一天推送一首歌,循环放。中间是个极地时钟,看谁在这个页面停得久,有排行榜。用户平均听五六个小时,最长的一个浙江台州的 IP 一直听了 1052 分钟。」


应用后来上了 App Store 的「编辑推荐」, 不过只呆了一天就被下架,因为音乐没买版权。除了「窝呆颂」,潘还在这一年里给大象公会做了第一版安卓App,现在又拿了投资做无人车。


「创业当然得搞点有意思的事做。我的成就感主要来源于自己是独一份,往前从没人做过。成为各色的联合创始人,也是因为用 DNA 检测探索每个人的独特性这件事,前无古人。自己喜欢的东西可以拿来谋生,这点上我很幸运。」


从湘西真朋克到创业合伙人,年入百万,不如码速过百。 | 各色人物

「两个肾暖洋洋的,有点痒,血往上涌,通体舒泰。」


2017 年,潘 40岁。他不相信中年危机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确,他太不中年人了。他对新事物的好奇心与开放态度,对刺激的寻求与迷恋,甚至比二十岁时更强烈。


他认定以 AlphaGo 为首的 AI 迟早会在智力层面碾压人类,而他对此充满期待。「他们会形成新的种群,拥有自己的机器文明。」即使地球真的被机器人占领,他觉得也没什么。「当初看《骇客帝国》,我就搞不懂那些人,活那么难干什么呢。说白了,人希望冥冥中有个老大罩着,但不能接受这个上帝是人造的机器,矫情。」 


「技术的发展必然导致人力需求减少以及极少数人控制绝大多数财富,到了人工智能和生物科技大爆发的时候就更不需要人力了,所以未来看得见的主要矛盾不是人和机器,而是少数长生不老的垄断富豪和大多数失业人口之间的矛盾。」 


身兼数职的潘,早上九十点开始写 C++ 和 Java,晚九十点回家,陪儿子玩一会儿,继续做各色的 PHP 和 Python,两三点睡觉。每天都要在工作上花十五六个小时。他一到深夜就开始亢奋,凌晨两三点常能看见他在群里活跃:「你们的网易音乐账号是什么?我这歌单推荐都开始重了。」  


潘热爱蹦极,全世界到处找地方蹦,去过这项运动的发源地——新西兰的卡瓦劳大桥。「我喜欢失重,我儿子也是。之前坐飞机遇到了严重的颠簸,其他人都特紧张,我跟我儿子两个人在那儿高兴得不行,忍不住大笑。」 


潘小时候看他爸玩摩托车,长大了自己玩改装车,最爱日系性能车,是斯巴鲁死忠粉。「300 匹马力,0 到 100,3.5 秒。车里能拆的都拆了,有次开去机场接朋友,人说坐上去像个拖拉机。」 


潘非常享受飙车加速,蹦极剧烈失重,滑雪深蹲俯冲带来的强烈刺激。「两个肾暖洋洋的,有点痒,血往上涌,通体舒泰,我会莫名其妙变得很高兴。」 


创投会上,他不会向投资人大书特书自己的宏图伟业,「讲明白想做什么就行了」。有时他表现得近乎散漫。一次 VC 饭局上,桌上坐着黄晓明杨颖夫妇。潘跟他们聊了好一会儿,漫不经心地问,「Angelababy 怎么还没来?」


从湘西真朋克到创业合伙人,年入百万,不如码速过百。 | 各色人物
从湘西真朋克到创业合伙人,年入百万,不如码速过百。 | 各色人物

「正当中午吃饭,我们就端着饭碗去校门口看尸体。」 


潘生于民风彪悍的湘西,他的青春非常热血。


他对北京老炮儿那套嗤之以鼻。「说白了就是流氓嘛,有什么,我们老家那儿的流氓黑社会,什么话不跟你讲,直接就打,就砍。学校门口经常能看见尸体。你看《老炮儿》里拿自己换儿子,我们那儿上去就把你脚筋挑了,费什么劲。吃米粉,有人插队,后面的人拔出火枪,啪——,对着腿就是一下。」  


「还有次,小流氓打台球,一个学生在边上嗑瓜子,不小心把壳吐在台球桌上双方口角。小流氓就拿天雷——土制炸弹——去敲他的头。流氓手炸断了,学生头炸开了,被扔在学校门口。正当中午吃饭,我们就端着饭碗去校门口看尸体。」


潘还拿木棍教训过小流氓。「当时一帮流子跑宿舍调戏女学生,我们学校保卫科长就把大门一关,开喇叭对着全校喊:『男同学,有锄头的拿锄头,有棍子的拿棍子,打流氓啦!』于是我们就全校追着那些小流氓打。」 


「我有个同学,农村寨子来的,枕头下常年放双刀,每天在学校练武。寨子之间经常为了水源的事火拼。寨子里来人带个口信,哪天什么时候要火拼了,你得回去。到了日子,他提着刀就走。」  


从湘西真朋克到创业合伙人,年入百万,不如码速过百。 | 各色人物
湘西汉子 ©朱达生


中学时,潘跟另外两个哥们成立了「3G党」——Pig & Dog & Egg(二狗,猪娘,大卵luo三声,方言)。「我们致力于推崇极端的无政府主义,主要纲领是打倒政治老师,途径是论证共产主义为什么是镜中花,水中月。后来又加入了两个外号『黄品源』和『黑山老妖』的,都来自堡垒内部,是我们策反的对象。不过他们太混同于一般群众了,一点都不像共产主义接班人,整天跟我们这些人混在一起。」 


「3G党」的解体是因为 Pig 私自将他们用来买浓硫酸做火棉的资金,拿去买了人体艺术摄影画册。因此改组成「道德重整会」,重点批判 Pig,以及研究西方摄影艺术中的人体。


「那时,我们小城的年轻人业余时间只做三件事:火拼,搞文艺,踢球。黑社会,乐队,话剧社,诗社,球队交织共存。有好几年春节我们把城里唯一的电影院包下来搞摇滚 Party,号称『湖南西雅图』。演出之前到处喊人,厨师啊,城管啊,小偷啊,卖报纸的,卖酸菜的,醋厂,酒厂工人……一个个操起乐器奔向剧院,很有七武士的感觉。」 


潘和其中两个现在还常联系。一个做了 VC,自己募钱做投资。一个是物理学家,研究「空间天气学」,像是太阳什么时候爆发,伽马射线会不会爆之类的。

 

大学时,潘也不乏轰动事件。「柴静来学校的演讲门票被学生会干部私分了。我上铺哥们是柴静粉丝,说了这事儿,我一下就炸了。撺掇大家一起往楼下砸酒瓶,围堵学生会成员。最后他们把票交出来,每个班分了几张。」


学生会知道潘是始作俑者,但苦于此人根本不在乎自己的档案评语,拿他没辙。那时潘是长头发,特别有范儿。浪漫起来是个弹吉他的乐手,凶猛起来是个没人敢惹的地方一霸。


「留长发是因为酷吗?」「不是,因为我不喜欢理发。」

 

从湘西真朋克到创业合伙人,年入百万,不如码速过百。 | 各色人物

「2%的失误率在我这儿发生,我儿子出生的愿望太强烈了。」


从湘西真朋克到创业合伙人,年入百万,不如码速过百。 | 各色人物


潘的儿子生于 2013 年。他和妻子曾经是坚定的「丁克族」,觉得两个人可以天南地北地玩,特美。「 2% 的失误率在我这儿发生,我儿子出生的愿望太强烈了。」  


有了孩子后,潘就开始筹划移民,早早在爱尔兰买了房。如今看欧洲乱作一团,又把目标换成了加拿大。小小潘现在三岁,念完幼儿园就可以直接过去。幼儿园也是提前定下了装有新风系统,室内 PM2.5 小于 20,门口没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全盘西方教育理念,一年学费 20 万的加拿大国际学校。「上不了顺义国际学校,那个得父母有外籍,麻烦。有个朋友为了让女儿进去,特意买了个马耳他国籍。」


小小潘很早就开始认识宇宙,一岁半时萌生了个把月亮带回家的愿望。潘告诉儿子,想把月亮带回家就得学量子物理。于是小小潘去读了爸爸买回来的 Quantum Physics for Babies(婴儿量子物理学)。「月亮嘛,还是带不回来,但他已经知道量子纠缠是怎么回事了。」  


潘的父亲是学无线电的,平时爱研究机械跟电器。「八几年我们家就有 20 寸大彩电,全大院独一份,我爸自己装的。他鼓捣什么东西,都会带着我一起。还鼓励我去探索,把钟表机械拆了装,装了拆。」大概是遗传了爷爷和父亲,小小潘话还说没利索,就玩起了机械。潘的手机视频里,他对着电视里的汽车工程课按了暂停,指着屏幕问小小潘: 


「宝宝,这个是什么?」

「这个是压燃式发动机。」

「这个呢?」

「这个是点燃式发动机。」

「两个有什么区别呀?」

「一个有火花塞,一个没有火花塞。」

 

跟父亲一样,小小潘对一切好奇,是个行走的问号。「他有的问题我答不上来,比如这是什么树,那是什么虫,我就告诉他,这个爸爸要搜索一下。赶忙拿手机拍个照,Search Google for Image。」 


「我儿子可能跟我一样,不知道疼。他在滑雪场怎么摔都不哭。去打针,医生问他怕不怕疼,他回,『没事,就疼一下下。』两岁那会儿肩膀脱臼,脱了两次。第二次轻车熟路,指着胳膊跟我们说,『痛痛,我要去看骨科。』」 


看来「骨骼清奇」 是潘遗传给儿子的基因密码。


从湘西真朋克到创业合伙人,年入百万,不如码速过百。 | 各色人物

Pan 的基因画像


从湘西真朋克到创业合伙人,年入百万,不如码速过百。 | 各色人物

最难衰老(稀有)

岁月很难在潘身上留下痕迹。潘不容易在运动和熬夜后感到疲劳,在疾病和受伤后身体康复较快。


最不怕痛(稀有)

潘不是很怕痛,就算有痛感也会短时间消失。潘不太恐惧做一些可能会产生痛感的医学检查,需要的止痛药剂量也更小些。


抗压较强(稀有)

遇到危险或意外的时候,潘会尽力让自己冷静沉着。潘会勇敢面对生活的变故和打击,寻找对抗逆境的力量。


不易焦虑(稀有)

潘的日常情绪是平静而松弛的,潘享受活在当下的感觉。潘果断而自信,不会轻易为自己做出的决定后悔。


共情最强(稀有)

潘的情绪容易被别人影响,也更懂得别人高兴或难过的原因。潘喜欢从事公益慈善活动。在朋友眼中,潘为人仗义,爱憎分明。


*稀有标签:拥有该标签的人数在各色用户中占比小于等于20%。


『 往 期 关 键 词 』

Ricky: 时尚先生健身史

2016人物图片  |  于宙: 回避刺激 

双胞胎: 找不同  |  生煎孢子: 社交障碍

Nod Young: 离群索居

暴食症  |  抑郁症  |  恋爱超难

口吃  |  酒瘾  |  黄章晋: 拖延症

△△ 点击阅读 △△


各色人物』,在故事中寻找基因的影响力,

分享你独一无二的生命体验。


从湘西真朋克到创业合伙人,年入百万,不如码速过百。 | 各色人物

原创文章,作者:DOT日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lingling.cn/news/32057.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