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各色DNA

我在网上写了自己被性骚扰的经过,这些是我收到的回复|各色人物

小耳朵昨天发了收购故事的召集以后收到了很多精彩的故事,但是今天还是想先和大家分享一个可能没有那么跌宕起伏但是非常重要的真人经历:就是是很多女生不愿说出口但是却挥之不去的噩梦——性骚扰。


分享者是 alitha ,她是小耳朵少见的,勇敢地把自己的遭遇说出来的女生。


我在网上写了自己被性骚扰的经过,这些是我收到的回复|各色人物


我在网上写了自己被性骚扰的经过,这些是我收到的回复|各色人物


1


我今年26岁,网龄15年。


在网上的每一天里,我都看到各种糟糕的事在发生,看到各种侵害女性的社会新闻。我对自己的处境不乐观,经常神经紧张,被人说想得太多。独自出门的时候,面对陌生男性,我总是非常害怕,神经高度紧绷。


我甚至预感过今天这种事的发生——每当对面铺是男性的时候,我总是感到隐约的担心和不适,睡觉时会盖紧被子,小心翼翼地背对他们。


前段时间的新闻里,女孩对面铺的男性甚至爬到了她的床上,试图强奸她。


我本该已经做好了任何坏事发生的心理准备。但是事情真的发生的时候,带来的冲击还是超过了我的想象,哪怕只是这样一件小事。


我害怕、神经紧张,不是我想得太多;只是一切都没有用处。我做了所有能做的,但是所有的小心翼翼、担心提防,阻止不了坏事的发生。


一切都没有用处。知道多少都没用,做什么都没用。

都没有用。

这样一件小事。

噩梦成真。


2


锁在卫生间,我从镜子里看到自己:头发凌乱,脸色暗沉,没有化妆,身材平庸,衣着保守老土。

——和引人遐想没有关系的样子。


我反复回想白天的经过:他和我搭过话,我含糊敷衍了一下,回应不超过5个字。释放不想谈话、生人勿近的信号,我一直很熟练。这次也不例外。

——完美的受害者


我机械地走进餐车,两位女性乘务员和一位男厨师在聊天,都很年轻。

令人感到安慰的是,他们的反应非常本能,没有「理性冷静地思考」,也没有质疑我,而是同情地大叫:「这也太变态了吧!」。

我忽然不再恐惧了,甚至感到有点荒唐可笑。


不出所料,让他付出代价果然不可能。摄像头只覆盖了过道区域,拍不到床铺,其他人也都在睡觉。口说无凭,找警察也没用。


两位乘务员带我回去拿行李,更换铺位。拿行李的时候,对面铺已经没人了。新的铺位在相邻车厢最靠近过道的隔间。我请求换得更远一些,但是没办法。


3


她们走了,留下我躺在黑暗中的车厢,心跳又开始加速。

崩溃感回来了,一切都还没过去。


我睡不着,也不敢睡。


拿东西的时候他不在,但车厢黑暗,我看不清楚远处过道中坐着的人都是谁,里面有没有他。他知道我发现了,知道我会告诉别人。


我害怕他看到我去了哪里,害怕他来报复我。

我害怕他也在终点站下车。


在餐车的时候,他们安慰我,让我先休息一下,乘务员去车厢查看情况。回来之后,她们问我:“那个人长什么样?戴眼镜吗?是不是穿黑色的衣服?”


那时我才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他长什么样。


不知道他是不是戴眼镜,不知道他穿什么颜色的衣服,根本就没有怎么看过他。这意味着,他看起来非常普通。


我努力回忆,印象却非常模糊,只能想起他曾经坐在我对面,有时候在看手机,有时候在看一本小册子。


他和我搭过一次话,问我是不是学生。我简单否认了,释放出不想继续说话的信号,他就放弃了。


这不能说明什么。我出门频繁,而男性旅客搭话的事每次都会发生,比他缠人的有的是。很多人只是车上太无聊,又喜欢说话而已。


他看起来非常普通,没有任何异常。

还有一次。还有一次是我刚上车的时候,发现床上被放了背包。询问之后发现是他放错了。他的第一反应是表示抱歉,态度礼貌。


「他看起来非常普通。」多么熟悉的一句话,无数次出现在被害人口述中,并且不包括已经无法开口的那些人。

没有任何异常,直到夜晚惊醒之前。


4


事情刚发生不久,我在网上提到。虽然是深夜,但还是收到不少回复。

大多数人表示震惊和同情。新闻再严重都只是新闻,类似的事情发生在自己关注的普通人身上,或许是完全不一样的感受。


有些朋友因为自己很生气,就说我应该打他,或者战略性闹大好把他送进去。还有人指出其实这件事并非口说无凭:只要我不洗脸,口水就是证据。


这让我觉得自己没有当好受害者。


我为自己当时的头脑空白感到羞愧,为自己无法使用暴力反击感到羞愧,为自己没能“战略性闹大”感到羞愧。我为自己不懂法律羞愧,为自己惊慌失措冲去洗脸、自毁证据的行为羞愧,为自己即使懂法律也做不到顶着口水去挺到终点站下车求警察取证立案羞愧。

为什么我就不能沉着冷静地反击?

为什么我拿不起这支法律武器?


我甚至收到这种评论:

「遇到这种情况,先不要惊慌失措!在他发觉醒了之前,从腹部蓄力,往他嘴里吐上一口浓痰!美滋滋。」

评论末尾,她还发了一个哈士奇歪头吐舌头的表情。

大家都喜欢看鸡血遍地,看手撕敌人,看把人喷得狗血淋头;要么就是那种一秒碾压。总之快意仇恨,肆意施暴,好爽。


我不能接受把暴力作为解决问题的方式,非暴力的公道又来得太艰难。

但我又太脆弱,“内心强大”和我基本不沾边。遇到坏事,我很难以牙还牙,反而经常忍不住责怪自己。每一件不好的事,只要它的发生不受自己控制,都能持续多年强烈地伤害我,加重我对生活的绝望感。

为了自我保护,我只能更焦虑一点,更紧张一点,更悲观一点,还有把人想得更坏一点。


5

这只是一件小事,谁都经历过坏得多的事。

或许你没有想到,性侵害伴随了我的成长;也或许你并不意外,因为性侵害伴随着许多女性的成长,是我们生活的课堂。


从小到大我至少经历过摩擦癖,露阴癖,语言性骚扰,身体性骚扰,约会强奸……和一些我暂时已经想不起来的。这还不算一些广义上与性和性别相关的伤害。


这是环境的问题吗?

如何防止坏事发生?


我也没有答案,但是我至少是睁开双眼,然后保持关注、保持同情、保持希望。


我在网上写了自己被性骚扰的经过,这些是我收到的回复|各色人物


小耳朵说:

没有什么比女孩子受伤害更让小耳朵心疼的了。 


然而就像 alitha 说的,几乎每一位女性的成长中都遭遇过不同程度的性骚扰。 从危害程度上来看,似乎可以从轻微到严重列举一些: 语言骚扰、露阴癖、身体猥亵、强奸。


但是这样的排列对一个真正生活中的女生是没有意义的。 因为每个人面对压力的能力是不一样的。 


在遭遇伤害以后,恐惧和悲伤是所有人都有的情绪,但是有的人可以很快恢复、有的人需要更长的时间和别人的帮助,而有的人,却可能被压垮,陷入从深渊。 


创伤后压力症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简称PTSD,又称创伤后遗症)是指人在经历过性侵害、战争、交通事故等创伤事件后产生的精神疾病。其症状包括会出现不愉快的的想法、感受或梦,接触相关事物时会有精神或身体上的不适,会试图避免接触相关的事物,认知与感受的突然改变、以及应激状态频发等 一个人是否容易出现 PTSD 症状,30%-40%受基因影响。


alitha 的基因检测显示,她其实是比较容易容易出现 PTSD 的群体。各色的这项检测有五个等级:非常脆弱、比较脆弱、抗压一般、抗压较强、抗压最强。她属于「比较脆弱」类型的。


从 alitha 收到的这些回复看,大部分人是忽略或者并不了解每个人面对伤害和压力时的反应都是有差异的。这些回复也展示了每个人对别人的情绪感同身受、换位思考的能力和习惯也是不同的。这就是我们说的共情能力。


洞察力惊人的小耳朵已经发现,有些女生甚至不把某些性骚扰行为当作性骚扰,更没有立刻说不。比如一些利用职位之便的「关爱」:老上司的摸摸脸、黄段子、强行拥抱。以为这只是「表示喜爱」「亲近」。 


之前的南方报业编辑强奸实习生案例,当事人回忆说:


「说老实话,我甚至没有意识到那是强奸……我以为强奸都是在街上,黑漆漆的,跑出一个陌生人把你抓了,要有暴力,打晕你啊,拿刀逼你啊。强奸不是这样吗?我这样情况的,算强奸吗?可是我要说,我真的是不愿意的,我不愿意。是他强来的。」 


而事实上大部分的强奸发生在熟人之间。 2005年一项 对30个欧洲国家的调查显示,超过半数的受害人认识罪犯。更近的数据是,深圳罗湖法院2007年至2010年审判的83宗强奸案件中 81% 的受害人认识罪犯。 


如果你希望你的故事可以帮到更多女生,让她们知道这是性骚扰、或者可以从你是怎么从伤害的阴影中走出来,更有可能你还在深深地恐惧中,小耳朵都愿意聆听。



想知道你的抗压能力吗?

你能对人感同身受吗?

点击阅读原文参加各色的基因检测。

希望分享故事的女生

小耳朵在这里等你:

story@gesedna.com 

帮助别人

也帮助自己

『 往 期 关 键 词 』


鲸书:众生皆苦,但你可以苦中作乐

东北往事与北京铁饭碗

你知道山东人说的绝户是什么吗?

潮汕故事:我代替弟弟生活

性冷淡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关于 SM 你不知道的事

各色宠物故事

桥生:自杀后的重生

王丫米:有话直说

各色情侣34问  |  各色家庭故事

潘: 从湘西真朋克到创业合伙人

Ricky: 时尚先生健身史

2016人物图片  |  于宙: 从回避刺激到连续创业 

双胞胎: 找不同  |  生煎孢子: 社交障碍

Nod Young: 离群索居

金子:暴食症  |  叶茂:抑郁症 

冯小姐:爱情里的局外人

马燕:口吃  |  酒桌文化群访 

 黄章晋: 拖延症

△△ 点击阅读 △△


各色人物』,在故事中寻找基因的影响力,

分享你独一无二的生命体验。



我在网上写了自己被性骚扰的经过,这些是我收到的回复|各色人物

原创文章,作者:DOT日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lingling.cn/news/3093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