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各色DNA

不要叫我女汉子,我只是不觉得自己是弱者。|各色人物

今天小耳朵分享一个很带劲的故事

来自海霸王板栗粽,欢迎你也参加我们的故事收购计划

不要叫我女汉子,我只是不觉得自己是弱者。|各色人物


不要叫我女汉子,我只是不觉得自己是弱者。|各色人物


第一次被同事称为“女汉子”,是因为我穿着裙子和高跟鞋,若无其事地换了一桶水。


或许是因为力量与外表反差大了些,男同事们的反应大到令我惊讶。

“其实女生换水真的没问题,”我只能努力解释,“我小学的时候就可以。”

同事一片哗然。这次连女同事也不信了,大家都像听到了什么特别好笑的事情:“别逗了,你这也太假了。”


可是这是真的。


那天工作人员把水桶放在门附近就离开了。家人不在附近,我忽然想自己试一试。


挑战并不是特别顺利,水桶的重量超过了我的承受能力,因为用力过猛,我轻微扭到了腰和胳膊。但最后我还是成功地将那桶水搬到了比头更高的位置。


虽然做出了危险的行为,但我没有遭受任何批评警告。相反,家人既惊讶,又高兴,连夸我厉害。


这样的事情还有不少。那时候家长不像今天这样觉得世界处处是危险。我磕破过脑袋,绞破过腿,缝了几次针,依然活蹦乱跳。


他们也从来不会以性别为理由限制我的可能性。尽管经常说“假小子”、“投错胎”,但都是嬉笑嗔怪,从来没有人要求我“要像个女孩”。尤其是我爸,几乎把我当运动员养。


别人家生了孩子,问的第一句都是:“男的女的?”

父亲问的是:“脚大不大?”


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从来不按常理出牌。


还没有上小学的时候,为了锻炼我的臂力,他总是提起我的腿,让我用手撑地“走”到母亲单位,或者其他什么地方。那时候家里虽然住在母亲单位附近,但正常步行也需要二十几分钟,加上路上不仅不干净,而且到处是石子、砂砾和其他可能划伤手掌的尖锐物体,他这种行为现在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在小孩子看来还挺好玩的,丝毫不觉得有什么辛苦。


小时候没有什么攀岩设备,但是在单杠、双杠之类的健身器材旁边,会有那种10米左右、又高又宽的爬杠。我总是乐此不疲地在上面爬来爬去,而父亲总是站在下面鼓励我冒险:“没事!如果掉下来,我也能接住,大不了就是骨折嘛。”


或许是托这种锻炼的福,后来上了小学,女生中从来找不出比我力气更大的。那时候课间流行扳手劲玩,大多数女孩两只手都扳不动我两根手指。学校里有活动需要抗板凳的时候,我抗得比男生还多。后来读大学,寝室在5楼,打水的地方则在15分钟步程开外。我经常帮宿舍女生打水,最多的一次,一个人提了6壶。


或许是拜力量训练所赐,后来我的手也一直非常“劳动人民”。尽管经常羡慕其他女生纤细嫩白的双手,但我也确实不觉得自己骨骼粗大、皮肤粗糙的双手有什么不好。初中被学校差遣去给荒地拔草,其他女孩子的手都被划出了不少口子,唯独我的手安然无事。后来上大学,需要干很多农活,同样的事情又重演了一次。在我看来这只是一双劳动者的手,虽然不美,但却为我带来力量与自信。


他带我去爬山。

家乡在平原地区,只有一百多米的小山,台阶修得很好,也很没劲。我们从来不走“好路”,而是手脚并用,一路从水边的石头坡往上爬。他通常在我后头照应,但基本上不会小心翼翼,更不担心我跌下去摔死。事实证明我爬起石头身手相当利索,简直是个猴子。


我们去其他地方爬更高的山。尽管多数时候当天就能下山,但他还是会背非常大的包,带上很重的水和许多食物。我也被要求承担相应的责任,背上一大包东西负重登山。我们在山上狠命动、狠命吃。那时候普通人还不知道“驴友”这一说,我们去的都是开发过的山。但我还是不喜欢走好路,经常在台阶旁边的坡上爬来爬去。


他最看不惯那些跑一阵歇一阵的做法。每当我累了,他总是让我走慢点,让肌肉放松,尝试调整呼吸的节奏,但是不要停下来。他还总是指着前面的人说:“别看他们现在跑得快,等下他们坐下来休息的时候,我们就会超过他们。”


上山的时候我基本还是听话的,下山的时候可就不一定了。我经常因为蹿得太快,山没下完就开始流鼻血。但反正我妈不在,我们两个都不太当回事,他拿点纸巾胡乱塞一塞,我继续乱跑。


后来我一个人爬山。我不喜欢那种覆盖着绿树的山,也不喜欢海边那种石头上,而是钟爱雪山和荒原,或者普通山脉在雪线以上的部分。我曾经把氧气瓶丢给旁边体力不支的阿姨,在五千多米的积雪山坡上自由奔跑;也曾经发着烧在深秋的高山上呆了两天一夜,依然恋恋不舍。在山上我不算体力好的那种,尤其是在气温高的低海拔区域。但是每当进入荒原,台阶消失,需要在乱石或者冰雪中行走的时候,我总是比同伴更加敏捷。


或许是从小乱爬的缘故,我的小腿比相似体重的女生结实许多,爆发力很好。运动会经常被选去参加跳远,短跑也总是满分。


长大之后,或许是由于锻炼减少,或许是由于性别特征开始展现,我在力量方面有越来越多的力不从心。我经常发现自己提不动、抬不起大号的行李箱,拿不动沉重的购物袋,甚至无法一次完成单手拿起大锅装盘的动作……


但奇妙的是,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弱者,更少因为觉得自己力量不够畏畏缩缩。


身边的人也从不觉得我和“柔弱”有任何关系。直到今天,只要我在家,母亲经常会把打不开的瓶盖拿给我;搬重物经常是我和我爸来,母亲在旁边看着;不管是和母亲还是女性同伴在一起的时候,我都会主动承担一些体力活,买东西也经常挑重的提,双方都感到很自然。


我经常有种念头:


自己只是更加敢于并且乐意尝试。许多女生并不是真的比我力气小,或者比我柔弱。她们只是小时候没有像我这样被鼓励使用自己的力量,也没有得到我父亲所给出的这种具有专业性的训练,更没有我那么多被鼓励、被肯定的经验。


如果她们得到我得到的这些,她们会发现,自己能做到的,远比自己想象的更多。


这种念头一直只是一种隐隐约约的怀疑,直到我看到了自己的基因检测结果。


不要叫我女汉子,我只是不觉得自己是弱者。|各色人物



我先天力量较弱,肌肉力量、爆发力其实都很差。和我相同的人在各色用户中只占到了大约15%。力量较弱甚至成了我的稀有标签。


基因检测结果已经出来很久了,然而每次想到这里,我总是感到眼眶发酸。


我的家人,特别是我的父亲,是怎样改变了我的人生啊。


谢谢您,谢谢你们,让我从不觉得自己是一个弱者。


–海霸王板栗粽


不要叫我女汉子,我只是不觉得自己是弱者。|各色人物


小耳朵说:

肌肉力量,也就是人们通常理解的爆发力,是衡量运动能力的重要指标,百米冲刺、跳高、跳远和举重等运动项目都与爆发力有关。


基因和肌肉力量的关系在于,爆发力的水平和肌肉中快肌纤维的比例有关。而 α辅肌动蛋白3(ACTN3)基因负责编码一种只有在快肌纤维中才存在的蛋白。因此ACTN3基因对于爆发力上限的影响非常明显。


故事中的K姑娘和多数各色用户一样并没有这种「天生运动员」基因,但是给她颁发金牌的是父亲。


「像个女孩子」,那么女孩子应该是怎样?能换水的像不像女孩子?能修电脑的像不像女孩子?能做总统的呢?


像你这样,勇于了解自己的弱势与优势,接受不足并准备变得更好的,就是最可爱的女孩子。


随时准备像女孩子一样跑、一样大笑、一样成功或失败。

不要叫我女汉子,我只是不觉得自己是弱者。|各色人物



想知道你的肌肉力量吗?

点击阅读原文参加各色的基因检测。

希望分享故事的男孩女孩们~

小耳朵在这里等你:

story@gesedna.com 


『 往 期 关 键 词 』


说说我亲历的性骚扰

鲸书:众生皆苦,但你可以苦中作乐

东北往事与北京铁饭碗

你知道山东人说的绝户是什么吗?

潮汕故事:我代替弟弟生活

性冷淡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关于 SM 你不知道的事

各色宠物故事

桥生:自杀后的重生

王丫米:有话直说

各色情侣34问  |  各色家庭故事

潘: 从湘西真朋克到创业合伙人

Ricky: 时尚先生健身史

2016人物图片  |  于宙: 从回避刺激到连续创业 

双胞胎: 找不同  |  生煎孢子: 社交障碍

Nod Young: 离群索居

金子:暴食症  |  叶茂:抑郁症 

冯小姐:爱情里的局外人

马燕:口吃  |  酒桌文化群访 

 黄章晋: 拖延症

△△ 点击阅读 △△


各色人物』,在故事中寻找基因的影响力,

分享你独一无二的生命体验。


不要叫我女汉子,我只是不觉得自己是弱者。|各色人物

原创文章,作者:DOT日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lingling.cn/news/30910.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