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各色DNA

抽烟会改变人的DNA吗? | 六个与抽烟有关的严肃知识

抽烟会改变人的DNA吗? | 六个与抽烟有关的严肃知识Q:烟抽多了会得到一副美妙的烟嗓?


A:抽烟的人嗓音的确会发生变化,但通常不是美妙的那种。


医学上的“烟嗓”,是指抽烟导致声带慢性炎症,使声音低沉嘶哑。这样的烟嗓,平时说话的时候就会给人瓮声瓮气的感觉。


抽烟会改变人的DNA吗? | 六个与抽烟有关的严肃知识

以声音低沉沙哑著称的影星周迅就是资深大烟枪。


而声乐中的“烟嗓”,是一种非常高明的发声技巧,通过声带震动,使中音区呈现出金属质感。为了保护自己的嗓子,歌手通常会克制抽烟。而且,在不唱歌的时候,他们说话并不会沙哑。


这么说吧,即使以烟嗓著称的灵魂女歌手阿黛尔,也险些因抽烟毁掉自己的歌手生涯。


吸烟曾经是阿黛尔的最爱。她一度一天能抽25根烟。2011年,在一个音乐直播节目中,她感觉嗓子好像被一层纱布遮住了一样,为了保住声音,不得不入院手术。幸运的是手术后,她不仅保留了烟嗓,还多了点清新。回忆起这一段,27岁的阿黛尔难掩恐惧表示:“我那时想着,如果我继续抽烟,迟早会死于某种因此引起的疾病。”


抽烟会改变人的DNA吗? | 六个与抽烟有关的严肃知识曾凭借Rolling in the deep一曲成名的阿黛尔。


抽烟会改变人的DNA吗? | 六个与抽烟有关的严肃知识Q:吸烟会让人变聪明?


A:对烟民来说,吸烟的时候思维的确会更敏捷,同时,一旦停止吸烟,分心和反应迟钝的现象会更严重。


烟草中会让人精神振奋的物质是尼古丁。人们经常把吸烟和肺癌联系起来,但现有研究并没有发现尼古丁与癌症相关。我们会谈尼古丁色变,是由于尼古丁作为一种“毒品”,人们对其依赖型很高。


尼古丁会激活大脑的乙酰胆碱受体,其实就是一种神经兴奋性药物,亦即精神“毒品”。


乙酰胆碱在脑中的主要功能,是维持意识的清醒,这对我们的学习和记忆至关重要。尼古丁的刺激性会让人暂时的精神高度集中,但通常会在烟瘾再次发作时导致分心。这也是脑力劳动者对尼古丁依赖性更强的原因。


抽烟会改变人的DNA吗? | 六个与抽烟有关的严肃知识

很多作家都是烟鬼。老舍曾经写过:“没有烟,我只会流汗,一个字也写不出!戒烟就是自己跟自己摔跤,我怎能写字呢?半个月,没写出一个字!”


抽烟会改变人的DNA吗? | 六个与抽烟有关的严肃知识Q:烟草比毒品更难戒?


A:在所有上瘾性物质中,烟草的排名中等偏上。超过大麻,摇头丸和酒精,略低于可卡因。


抽烟会改变人的DNA吗? | 六个与抽烟有关的严肃知识

不同药物的成瘾性与生理伤害程度。烟草的依赖性堪比可卡因。


对于打算戒烟的人,不用药物辅助,戒烟成功的概率只有3-6%,药物和行为辅助成功率会高一点,大概能达到1/4。


有研究数据显示,注射海洛因的人群中,大约有35%的人会对海洛因上瘾。抽或注射可卡因的患者成瘾比例是22%,大麻是8%,酒精是4%。


但是,抽过香烟的人有80%会上瘾。


烟瘾为何难断呢?尼古丁会通过神经系统的活动,最终打开大脑的奖励中心,释放多巴胺。让你产生欲罢不能的感觉。


一个人注射一剂海洛因,15秒后就能体验到强烈的欣快感,在接下来的几个小时内都不需要再注射。但抽烟的人就不同了,一支烟通常可以抽10口,一天下来可以抽掉很多支烟。


每抽一口烟,烟叶中的尼古丁(俗称烟碱)进入体内,平均只需7秒即可到达脑部,当你在吸第三口烟的时候,你大脑中的乙酰胆碱受体已经全被尼古丁占领了。大约15秒后,大脑就能感受到强烈的快感,这个速度与注射海洛因不相上下。


一个典型的海洛因成瘾者每天能获得两次强烈、快速的愉悦感,而一个老烟民,每天能够获得200次微弱、快速的愉悦感。这个瘾真的不好戒。


抽烟会改变人的DNA吗? | 六个与抽烟有关的严肃知识Q:吸二手烟的危害跟抽烟一样吗?


A:吸入二手烟的确会导致健康问题,但是否比直接抽烟危害更大,尚无定论。


调查显示,我国癌症人群中肺癌的患病比例最高,烟草又是引发肺癌的关键因素。同时,烟草还引发胃癌,食管癌等多种癌症,由烟草导致的癌症死亡比例为23-25%。


诱发癌症的并非尼古丁,而是烟叶燃烧中产生的其他有毒物质。烟叶燃烧能够产生4000多种化学物品,其中许多都对人体产生危害。


因为抽烟时扩散到空气中烟雾包含这些有毒物质,因此,吸入二手烟勉强可以算是一种吸烟行为。许多人认为二手烟甚至比一手烟的危害程度更大,理由是二手烟的主要来源是吸烟时不完全燃烧产生的烟气,致癌物多环芳香烃所占比例较高,而直接吸入时,这些有害物质浓度相对较低。


长期追踪研究指出,二手烟的确会增加心脏病与肺癌的发病概率,特别是那些长期频繁接触二手烟的人群。而公共场合偶尔接触二手烟,是否会增加心脏病发病概率,尚无明确结论。


抽烟会改变人的DNA吗? | 六个与抽烟有关的严肃知识Q:基因会影响人的抽烟行为吗?


A:追求快感是人写在DNA中的本能,那些天生容易吸烟成瘾的人,有着更为敏感的奖赏系统。吸烟成瘾的遗传率大约为50%。


愉悦自己,是人根植于基因中的基本需求。正因为对愉悦感的不懈追求会导致成瘾行为,人类社会严格控制能带来快感的活动:暴饮暴食,纵欲,吸毒,病态赌博。


抽烟会改变人的DNA吗? | 六个与抽烟有关的严肃知识发现于玛雅遗迹中的叼烟管祭祀,时间大概在公元前1000年,这是目前发现的人类最早的证据。


亚里士多德曾经有个疑问:为什么人们去做那些明明对自己不好的事情?


本质的原因,可能是人体本身的奖赏系统太呆滞,平凡如衣食住行的行为,无法激活身体的愉悦回路,或者激活程度低,ta需要更多的刺激。


每个人奖赏系统的敏感程度不一样,这与人神经回路的初始配置有关。吸烟成瘾的遗传概率大约为50%。


CHRNA3,CHRNA4,CHRNA5基因编码乙酰胆碱受体的几个亚型。这些受体可以与尼古丁结合,打开离子通道,最终促进神经兴奋递质多巴胺的释放,产生欣快感,从而鼓励人们不断重复吸烟这种行为,直到成瘾。


各色基因检测选取的烟瘾评估指标,就位于这些基因上。


CHRNA4基因,编码乙酰胆碱受体的1个亚型,这些受体可以与尼古丁结合,打开离子通道,最终促进神经兴奋递质多巴胺的释放,产生欣快感,从而鼓励人们不断重复吸烟这种行为,直到成瘾。该基因rs1044396位点G型携带者更容易形成烟瘾。


CHRNA5基因位于15号染色体,基因编码乙酰胆碱受体的1个亚型。该基因rs16969968位点A型携带者更容易形成烟瘾。


DRD2基因位于11号染色体,编码多巴胺受体基因,rs4648317位点A型会更容易有烟瘾。


rs7445832位点在5号染色体上,A型会降低血清素的传递,人更容易形成烟瘾。


HYKK基因在15号染色上,rs8034191位点与CHRNA5基因接近,该位点G型更容易形成烟瘾。


DNM1基因在9号染色体上,该基因与尼古丁依赖有关,rs3003609位点A基因型会降低该基因的表达,使人更容易形成烟瘾。


除了基因影响,如果成长环境中,家庭成员和同伴有吸烟行为,也会增加一个人染上烟瘾的可能。

 

抽烟会改变人的DNA吗? | 六个与抽烟有关的严肃知识Q:抽烟会改变人的DNA吗?


A:抽烟导致癌症,是从增加DNA突变开始的。这些损伤主要发生在与吸入的烟雾直接接触的器官中。另外,抽烟会导致更普遍的基因功能受损。


以往关于抽烟导致疾病的研究,通常是通过大规模流行病调查得出的结果。而最新的研究指出,抽烟会导致DNA累积损伤。并且,吸烟数量与肿瘤DNA中突变数量,存在直接关联。


每天吸一包烟,会导致肺部每年每个肺细胞平均产生150个额外突变,喉部每年每个细胞平均产生97个突变,咽部每年每个细胞平均产生39个突变,口中每年每个细胞平均产生23个突变,膀胱中每年每个细胞平均产生18个突变,肝脏中每年每个细胞平均产生6个突变。


除了直接引起DNA突变之外,吸烟还会以甲基化的方式阻止基因的激活,从而影响人体功能。DNA甲基化修饰,可以理解为一种对DNA暂时性的修改。这种修改会影响基因的功能,导致更糟糕的健康状况。


与不吸烟者相比,抽烟者有超7000个基因存在与吸烟相关的DNA甲基化修饰,数量约占人类基因组的1/3。研究表明,即使戒烟多年,吸烟对人体的影响依然留存在DNA上。


你是天生更容易成瘾的烟民吗?戒烟对你来说有多难?

长按二维码,立刻了解自己的DNA


抽烟会改变人的DNA吗? | 六个与抽烟有关的严肃知识


抽烟会改变人的DNA吗? | 六个与抽烟有关的严肃知识参考文献:


Thorgeirsson, T. E., Geller, F., Sulem, P., Rafnar, T., Wiste, A., Magnusson, K. P., … & Stacey, S. N. (2008). A variant associated with nicotine dependence, lung cancer and peripheral arterial disease. Nature, 452(7187), 638-642.


Feng, Y., Niu, T., Xing, H., Xu, X., Chen, C., Peng, S., … & Xu, X. (2004). A common haplotype of the nicotine acetylcholine receptor α4 subunit gene is associated with vulnerability to nicotine addiction in men. The American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 75(1), 112-121.


Laura Jean Bierut, M. D., Stitzel, J. A., Wang, J. C., Hinrichs, A. L., Grucza, R. A., Xuei, X., … & Horton, W. J. (2008). Variants in nicotinic receptors and risk for nicotine dependence. American Journal of Psychiatry.


Amos, C. I., Wu, X., Broderick, P., Gorlov, I. P., Gu, J., Eisen, T., … & Sullivan, K. (2008). Genome-wide association scan of tag SNPs identifies a susceptibility locus for lung cancer at 15q25. 1. Nature genetics, 40(5), 616-622.


Jasinska, A. J., Zorick, T., Brody, A. L., & Stein, E. A. (2014). Dual role of nicotine in addiction and cognition: a review of neuroimaging studies in humans. Neuropharmacology, 84, 111-122.


Mayer, B. (2014). How much nicotine kills a human? Tracing back the generally accepted lethal dose to dubious self-experiments in the nineteenth century. Archives of Toxicology. Archiv für Toxikologie, 88(1), 5.


Rusted, J. M., Sawyer, R., Jones, C., Trawley, S. L., & Marchant, N. L. (2009). Positive effects of nicotine on cognition: the deployment of attention for prospective memory. Psychopharmacology, 202(1-3), 93-102.


Chen, W., Zheng, R., Baade, P. D., Zhang, S., Zeng, H., Bray, F., … & He, J. (2016). Cancer statistics in China, 2015. CA: a cancer journal for clinicians.


Zuo, L., Zhang, X. Y., Wang, F., Li, C. S. R., Lu, L., Ye, L., … & Luo, X. (2013). Genome‐Wide significant association signals in IPO11‐HTR1A region specific for alcohol and nicotine codependence. Alcoholism: Clinical and Experimental Research, 37(5), 730-739.


Xu, Q., Huang, W., Payne, T. J., Ma, J. Z., & Li, M. D. (2009). Detection of genetic association and a functional polymorphism of dynamin 1 gene with nicotine dependence in European and African Americans. Neuropsychopharmacology, 34(5), 1351-1359.


Laucht, M., Becker, K., Frank, J., Schmidt, M. H., Esser, G., Treutlein, J., … & Schumann, G. (2008). Genetic variation in dopamine pathways differentially associated with smoking progression in adolescenc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Child & Adolescent Psychiatry, 47(6), 673-681.


Alexandrov, L. B., Ju, Y. S., Haase, K., Van Loo, P., Martincorena, I., Nikzainal, S., … & Stratton, M. R. (2016). Mutational signatures associated with tobacco smoking in human cancer. Science, 354(6312), 618-622.


Joehanes, R., Just, A. C., Marioni, R. E., Pilling, L. C., Reynolds, L. M., Mandaviya, P. R., … & London, S. J. (2016). Epigenetic Signatures of Cigarette Smoking. Circulation-cardiovascular Genetics, 9(5), 436-447.


抽烟会改变人的DNA吗? | 六个与抽烟有关的严肃知识



原创文章,作者:DOT日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lingling.cn/news/3028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