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各色DNA

从天津传销组织死里逃生,我怎样找到了现在的工作?|各色人物

今天才知道,我和死亡擦肩而过。


从天津传销组织死里逃生,我怎样找到了现在的工作?|各色人物

从天津传销组织死里逃生,我怎样找到了现在的工作?|各色人物

1


你要问我有没有恨过谁,还真没。


2007年,我在东莞市桥头镇的一家日资电子厂,工资已经涨到了每月1800。


我的日常是负责检测游戏机的无线功能,还负责去网吧玩梦幻西游,看张艺谋冯小刚的电影,以及思考人生的意义。


那时候,我喜欢的电视剧《士兵突击》里说:好好活就是做有意义的事,做有意义的事,就是好好活。


什么是有意义的事?我没有足够的信息和证据去判断这个。


但我知道什么没有意义。日复一日的打工回北方老家结婚生孩子又继续出来打工,没意义。( ̄、 ̄)


我18岁,想在不变的生活里砸出一个意义来。


然后…我就把自己卖了。


有一天,厂里前任流水线的组长突然给我打了电话:“我在沈阳开了花店,生意很好,你要不要来帮忙?”


我想闯一闯,说不定是个好机会呢?我很快就从工厂辞职,买好了火车票。我懵懵地在沈阳火车站下车,给前组长打电话。于是,听他的指示,我自己坐了四五个小时的车,去了一个叫凤城的小城市。


到了之后有两个人来接我,自称都是来做花店的。


我的前组长说:“我们先去逛街吧。”就带着我到处乱逛。


另一个对我说:“我可以看一下你的手机吗?是新买的吗?”


他碰了我的手机之后,我就再也发不出短信了。后来我才知道,手机是可以这样设置的。这是他们的一个手段。


我被拉到了郊区一个土墙砌造的破旧民宅里。刚进去一下子就轰隆隆围上来很多人。我感觉自己地上的影子都被他们的脚踩碎了。他们跟我握手,给我倒水,拉我打牌。


我一直都讨厌打牌。《士兵突击》里的许三多说:我不打牌,打牌没意义!


我掏出来看我买的书。但是,他们不让我一个人安静地呆着。不停地跑来跟我聊天不让我看书。我借口上洗手间,蹲在里面玩手机。


有一个女生在厕所门口一直喊,一直喊,跟我说话,想干扰我。我挺不高兴的,只能很快就出来了。


我有点疑惑,但没有太惊慌,还是留了下来。那时候不知道传销是怎么回事。


我是新人,体验了新人三个必经的「节点」:


一开始,他们先养着我,把我稳住,确定我暂时不想跑了。


过段时间,有人领我去豪华酒店见上层领导。领导一身报喜鸟的西服,摆了一大桌酒菜,热情地让我好好吃一顿。其实,桌上食物蛋白质含量很低,都是窝窝头,哈尔滨啤酒,拼凑成伪豪华套餐。但我当时觉得很气派。


最后一个阶段,他们告诉我要想在那里继续“挣大钱”,就要交几百块钱的生活费。有了交生活费的压力,新人就得努力拉人入伙。尽管我每天只吃早晚两顿,全是萝卜白菜米饭。


每一个节点,都是一种操控技术。


我们在课堂上高呼、鼓掌、做梦。只要不断地拉人,再拉人……就能挣到很多很多钱^o^/


后来读《1984》才知道,当一个人面对一群人时,他们拼命压缩你的个人空间,不停地跟你说话,这是会动摇你的意志的,会让你有生理上的下沉和膨胀感。


最后,《1984》的男主角温斯顿跟着人群呐喊,这和我在这个传销组织中的状态很像。


我们被警察突击驱散过好几次。警察拿着枪对他们踹一脚扇一巴掌。我也一起被拉到派出所,摁了掌印,在那里蹲着。男的一个一个地被叫去问话,所有人都挨了掌掴。


但他们没有打我,不知道为什么。


上课的地方被警察盯上之后,领导觉得这个城市不安全了,决定放弃这里,转移到另外一个地方。


领导统一买了火车票和几箱泡面。我也不知道去哪里,到车站后才开始发火车票。我们一起去了天津的一个县级市。


你留意过吗?其实城市街头上很容易辨认出谁是搞传销的。当你看到两个人拼命跟一个人讲话,中间那人目光呆滞,若有所思,那一定是传销。


我也试着努力拉人。我打电话叫来了工厂的河南同事。他来之后,第二天就自己买车票走掉了。行李留在他住的地方,箱子里有衣服和手机。


他跟我说:“你要是有良心,你就把我的箱子给我邮寄过来。”


我当时就跟负责人说,我要把行李邮寄过去。我连支付邮资的钱都没有。


后来,由于我一直没有业绩,也没有钱,他们也不想留着我了。我说我需要工作挣一点钱,就在天津找了一家广告公司。


我自由了。成了喷绘机的操作员。平时还能帮胖胖的老板喂养他的藏獒o(* ̄▽ ̄*)ブ


传销组织的同伴们越来越难拉人了。他们还找我要过几次钱,我都会给。


为什么要恨呢?一群可怜的笨蛋幻想着自己的乌托邦。


最上面的人肯定是特别坏的骗子,但我甚至没有跟他们打过交道。我接触的都是跟我相似的,可怜的笨蛋。


从天津传销组织死里逃生,我怎样找到了现在的工作?|各色人物

2


“你爸爸不在了。”


小时候和村里的伙伴打闹,他们每次丢出这句话,看到我的脸色迅速黯淡,就知道自己胜利了。


3岁时,爸爸跟妈妈吵架之后离家出走,再也没出现过。


那时,我家有七亩地,种小麦,种玉米,种大豆,种棉花。他走之后,我们兄弟三人要承担农活和家务。


妈妈养了几只母鸡,每天给我们仨各一个鸡蛋o(* ̄▽ ̄*)ブ


放学之后就去田里干农活的生活,复制粘贴到我童年的每一天。


干农活的时候我就想着,赶紧下雨啊,这样就有回家歇着的正当理由了。我现在也特别喜欢下雨。


那会儿还没用上收割机,村民们都会在自家的田里辟出一小块空地,用于小麦的脱壳和晾晒。晚上,要派人睡在那里看守。


在无人的地里看守小麦使我兴奋。无限的广袤和阒静,轻拢着远处村里的点滴灯火。微风恬淡,什么都不用做就感觉很舒服。收割麦子的劳动量特别大,我很轻松地熟睡过去。叫醒我的是第二天早上的阳光。踏着薄雾和露珠,回家吃早饭。


我有了一种…自由的错觉 φ(゜▽゜*)♪


我小时候没有梦想,没想过长大后在哪些领域会成功,永远是自卑的状态。


初三复读时,感觉继续上学对自己来说是浪费时间。我去了本地专门输出技工的中专技校。学的专业很洋气:计算机。


我终于有了梦想了……那就是以后能去富士康工作。


技校老师最喜欢讲的故事是:富士康伙食好,都吃自助餐。学校很多去了的同学每次吃饭都拿很多,吃不完就被训斥。你们去了之后,可千万别这样。


老师还说,富士康很大,很牛逼。具体怎么牛逼,不知道。反正富士康意味着光明的人生。


能去富士康的,就是我心里的上等人。


我羡慕了很久。


06年年底,我16岁,在深圳观澜的一家电子厂做计件工人。因为年龄不够没有身份证,没法去富士康。我的月收入是1400,富士康的上等人能有2500以上。


电子厂从8点工作到21点。当我拿着电烙铁焊电子配件时,每天会被烫到一两次,能闻到自己皮肤被烧焦的香味。


在工厂,最好的是有工服可以穿。我再也不用为穿什么发愁了~之前周日下午出发去学校时,我都很难凑出一身衣服。


流水线的组长是跟我是同龄女生。她看我挺安静的,就对我表示好感。她其实在老家已经订婚了。不过在工厂,很多年轻人会寻找一个临时关系,一起吃饭,散步,同居,以对抗苦闷。


有一天,我俩约着晚上一起出去。饭后挺晚了,我就说赶紧回宿舍休息吧。她打了我一下,但最终我还是坚持回宿舍睡觉了。


啊现在想想我当年简直是个渣男。


我觉得在厂里比在河南老家更开心。这是我自己选的,这意味着自由。我没挣到钱,也不知道能闯出什么,但我跟我妈打电话说,我要呆三年再回家。


后来去传销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 ╯□╰ )


2010年,阔别三年,我终于回了家。很快,我又去了南方的工厂。这次,是去比亚迪。对我来说,去大厂工作弥补了当初不能去富士康的遗憾。这是我的第四份正式工作啦~


我试图让自己有点变化。开始在亚马逊买一些书,读一些东西。我看了梵高传、韩寒的书、乔治·布什传等等,都是在网上看到别人推荐就买了,没什么系统性。


我终于有了我的第一部智能手机:诺基亚E71。银白色,宽宽扁扁。


那时候已经可以用UC浏览器刷微博了。最早我关注的都是李开复、薛蛮子、潘石屹、王石、左小祖咒等名人……(✿◡‿◡)


当时,韩寒出了《独唱团》。里面有篇罗永浩的《秋菊男的故事》。后来,我又在微博上刷到了他《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我在网吧看完后,一身冷汗。


他说:「通过干干净净地赚钱让人相信干干净净地赚钱是可能的,通过实现理想让人相信实现理想是可能的,通过改变世界让人相信改变世界是可能的,即使是在中国。」


老罗的言论让我开始思考「自我」与「环境」关系:我要不要换个环境呢?


我的朋友在微博上说过:「喜欢过韩寒和罗永浩的年轻人,迟早都会从他们那里毕业的。在这之后亦不会以喜欢过他们为耻。在我看来智慧和美德就都有了。这句也适用于其他『启蒙型公知』。」


说的挺对,启蒙型公知。所以,我现在已经从老罗那里「毕业」了。

但我还是会用锤子手机(*^_^*)


从天津传销组织死里逃生,我怎样找到了现在的工作?|各色人物


对了,有件事让我第一次意识到:受到了不公正对待,是要反抗的。


2011年,有一次,车间为了赶订单,让早上7点钟刚下夜班的工人,上午10点接着去上班。一般来说上夜班会有一天的休息时间。我很生气,不过工友们好像没什么反应。


我用搜索引擎查了一下,发现这样违反了劳动法。


我把法律条款短信发给了车间主任。后来,他在我们小组长统计的手机号名单里找到我了。


他让我理解厂里的困难……我就被调到别的车间了。我感觉我在比亚迪的「气数已尽」,辞职回家算了。


不过,我很快又把自己卖了……


从天津传销组织死里逃生,我怎样找到了现在的工作?|各色人物

3


从天津传销组织死里逃生,我怎样找到了现在的工作?|各色人物


我很兴奋。每逢有机会跳离人生的某一个处境的时候。


2011年,我辞职回河南报名当兵了。一是因为《士兵突击》,二是…我也不知道还能做什么,或许这是个不错的选择呢?


不知道是小时候营养不良,还是南方的气候,我在工厂时总是无精打采。我想我去军队跑两年步,精神应该会好一些。


我坐火车到陕西咸阳机场,在咸阳机场一飞就飞到了…新疆喀什。


喀什属于南疆,在东五区,离北京比离莫斯科还远,去趟上海跟去趟开罗一样的距离。


我在新兵连呆了3个月。我很不适应新疆的气候,每次跑步时都感觉很难受,很难受。再加上一些「你懂的」的事,我有点不知所措。


他们所有的行为和「话术」,我都像个旁观者,多数时候是清醒的,也没太有价值观的冲突和纠结。去当兵之前,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也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大量体能训练,纯粹是让新兵屈服。


熄灯之后,老兵会让我们拿着手电筒做俯卧撑、深蹲、仰卧起坐,做到凌晨一点。


老兵经常说:「你们太渣了,我们当年可牛逼了。」


他们当年也是这么被欺负过来的,在这么对我们时,没有心理负担。


我给同年的兵听左小诅咒,一起看《罗辑思维》。这些「完善认知」类的信息总是能吸引到我。我总认为我对事物的看法存在着局限。


出了新兵连后,我们在喀什巴楚县的主要任务就是训练和巡逻。


我特别喜欢出去巡逻。因为,每次都会有一个维族的民警配合我们,如果是定点巡逻的话,会有好几个维族民警。


维族民警非常友善,很友善。他们会带着新疆口音叫我:阿代。


我很容易记住他们每个人的维语名字。我们一起聊他们的生活和家庭。


我后来在一个小学门口执勤时,一个叫阿不都的维族民警热情地告诉我他转正了,他因为发现一个潜在的「嫌疑犯」转正的。现在在派出所开巡逻车。他给了我一大把枣。o(* ̄▽ ̄*)ブ


维族的年轻男性都有配带一把小刀的生活习俗,民警们每天都能没收好多。


我见到过维族农民、警察、学生、小贩都是很平常的。那边人的收入来源也是做小生意、种地和公务员。


我曾给两个班的维族学生军训过。他们并没有强烈的民族情绪。


不过,我遇到过让我不舒服的事。


有一次,我做军训教官时想把训练的场地打扫一下。几个维族的女生冲过来让我不要打扫,说在他们家这些都是女生做的事情。我执意要打扫,她们认为我不尊重他们的传统。


其实,在我们河南乡下,对女性的歧视也很多。我对这些特别敏感,可能是我童年被嘲笑没爸爸时留下的习惯。


我很容易感觉到自己被歧视,也很容易感觉到别人被歧视。


2013年,我离开了军队,重获自由~


但我…失业了。不光失业,找工作时还被骗了。


从天津传销组织死里逃生,我怎样找到了现在的工作?|各色人物

4


从天津传销组织死里逃生,我怎样找到了现在的工作?|各色人物


我复员回家后,特别焦虑。你知道,没有事做最让人焦虑。


我在网上看到了一个押运安保的工作,说是退伍军人优先。我跟另外两个老家的战友就到了北京参加面试。


他们让我们先在一个保安培训基地培训三个月。给了地址,让我们自己乘车过去。


培训基地说是要「军事化管理」,每天给我们吃水煮白菜和馒头,天天队列训练,住集体宿舍。(有没有一丝熟悉感?)


我们接受培训内容是——跟着派出所民警砸外来务工人员煤炉子。


北京郊区有一些收废品的外地人,他们住在脏乱的地方,自己搭建简易的房子。当时是冬天,他们想要生火取暖,派出所认为是安全隐患,带着我们去砸。


我觉得这工作很傻逼。


而且据说三个月之后,等冬天过完不需要去砸炉子了,我们什么都得不到。


我们三个商量一下就走了。然后在北京逛了天安门(好多人都对天安门有执念),我就回了老家。


我在微博上给一个餐厅的老板发了私信,他正好缺人,于是我又回到了北京。


我正式进入服务业了~~


客人们对食物有要求,所以,老板一直让我们多尝试不同的东西。我养成了认真品尝食物的习惯。


老板请一个台湾的咖啡老师给我们培训。我学会了基本的咖啡知识,认识了一些朋友。


做服务生和在工厂做技工太不同了。工厂要重复同样的事情,而服务生每天能遇到不同的客人,每个人对待服务生的态度,对待自己同伴的态度,点餐、选甜品和酒水,以及结账的行为都不一样。


我喜欢在确保他们不会发现的时候,仔细观察他们的需求和喜好。


如果有客人喜欢我,我还挺高兴的o(∩_∩)o 


《白日焰火》的导演刁亦男曾经过去吃饭,他问我:「你真的喜欢这个工作吗?」


我想了一下,如实地说:「我感觉谋生的想法要多一些。」我当时就想着努力工作,换取报酬。


从天津传销组织死里逃生,我怎样找到了现在的工作?|各色人物


不过除了赚钱之外,我想做更多的事情。


我开始找健身房健身,让自己保持精力充沛。


在餐厅认识的朋友(也是我现在的老板)给我推荐了一个书单,我全买回来看了。


我记得有乔治·奥威尔的《1984》、《枪炮、病菌与钢铁》、《思考,快与慢》、《国家的常识》等等。


我渐渐地不自卑了,可以用平常心看待自己。之前在看《人类简史》时,觉得「自我」是渺小的。我所经历的那些,在人类学的角度,都不是事儿。


从天津传销组织死里逃生,我怎样找到了现在的工作?|各色人物

现在的我


我现在的这份工作在各色人类研究中心,我已经在这里做了一年了。


每天上班,接待客户,拍办公室的奶猫,给同事泡各种口味的咖啡,研究健身增肌和「旧石器食谱」,以及,在朋友圈发我司的优质小广告。


大家猜出来了吗?我就是各色小助手╰( ̄▽ ̄)╮


从天津传销组织死里逃生,我怎样找到了现在的工作?|各色人物

各色小助手线下活动握手会(误~


我之前也想象过很多工作,没有一个像现在这个这么酷:从基因到环境,全面地帮助我了解自己,也帮别人了解他们自己。


跟朋友提起各色时,我会说这是非常厉害的基因检测团队。除了一份超详细的DNA解读报告,我们还有科学的心理测试,好玩好用的物品推荐,好看的人物故事(现在我也是有故事的男同学啦)。


我的科学家同事们,根据我收集的用户提问,编写了很长的客服手册,我快要成为一部基因百科全书。


我的女友是很厉害的纹身师。


我们一起收养了一只流浪猫,它的名字叫坚果。


从天津传销组织死里逃生,我怎样找到了现在的工作?|各色人物

各色全家福~


我也有一份DNA数据和解读报告:



从天津传销组织死里逃生,我怎样找到了现在的工作?|各色人物



我DNA中rs6812849、rs1033962和 rs1360780这三个位点的检测结果显示,我是#抗 压 最 强 的那一类。


抗压DNA的解读上,我觉得很多话都非常像我。


其中写着:你是一个内心坚韧的人。挫折不会打败你,只会让你愈挫愈勇。


我最喜欢这一句。


本文来自你们爱的各色小助手代青龙口述~ 高音子采写 p(^-^q)



扫描二维码,

获得自己的DNA解读,

和我一起变得更好。


从天津传销组织死里逃生,我怎样找到了现在的工作?|各色人物

『 往 期 关 键 词 』


我遭遇了职场欺凌

父母是教师和公务员:我站不起来,也不完整 

黄章晋:我比他们想象得更糟

锤子员工天生骄傲得有多不容易

流行「丧」了?没经历过灾难吧

别叫我女汉子

说说我亲历的性骚扰

鲸书:众生皆苦,但可以苦中作乐

东北往事与北京铁饭碗

知道山东人说的绝户是什么吗?

潮汕故事:我代替弟弟生活

性冷淡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关于 SM 你不知道的事

各色宠物故事

桥生:自杀后的重生

王丫米:有话直说

各色情侣34问  |  各色家庭故事

潘: 从湘西真朋克到创业合伙人

Ricky: 时尚先生健身史

2016人物图片  |  于宙: 从回避刺激到连续创业 

双胞胎: 找不同  |  生煎孢子: 社交障碍

Nod Young: 离群索居

金子:暴食症  |  叶茂:抑郁症 

冯小姐:爱情里的局外人

马燕:口吃  |  酒桌文化群访 

 黄章晋: 拖延症

△△ 点击阅读 △△


各色人物』,在故事中寻找基因的影响力,

分享你独一无二的生命体验。

从天津传销组织死里逃生,我怎样找到了现在的工作?|各色人物



原创文章,作者:DOT日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lingling.cn/news/30106.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