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各色DNA

「初夜、分娩、 割包皮……除了我自己,没人可以给我的疼痛评级 」 | 各色人物

「生孩子有那么疼?不够坚强吧?」


对别人的痛楚发表的这种类似的评论,小耳朵很遗憾地说:


这既看不出智识,也看不出善意。


疼痛是一种需要严肃对待的「症状」。止痛药物是最有效的治疗方式。


很多时候,决定一个人「痛感」的并非意志,而是自身携带的基因。


疼痛感的主观差异也许能打破诸多道德绑架——你并非怯弱,只是天生敏感;你并非坚强,只是生理镇痛能力更强。


小耳朵请几位朋友给自己的疼痛经历打了分:0级是完全没有感觉,10级是最剧烈的疼痛。



1级疼痛


■ J小姐,不怕痛体质,“经历了宫缩的痛,好像也不太痛”

我可能是个很能承受的人。(各色小耳朵:J小姐的基因型显示她非常不怕疼)

我是严重的子宫内膜异位症患者,因此痛经程度应该远超一般女性,做了腹腔镜探查术,病灶分布乱七八糟,在手术当夜为排出淤血注射了缩宫素,也就是说我经过了宫缩的痛。大夫问我能不能忍要不要打镇痛剂时,我拒绝了。一夜虽然难熬但是也没到崩溃,主要是累和难睡。

从小就能忍,小时候下巴摔出巨口,嘴巴里面都开始流血,染红半个毛衣,从摔完到处理伤口也还没哭。


1.5级疼痛


■ 牛牛,慢性疼痛,“身体肿个淋巴都会感觉出来”

我特别怕疼,特别敏感。身体肿个淋巴会感觉出来,肠胃炎时候还会觉得肠子温度升高。

最近压力大,明显感觉左胸腔骨头里微微发闷,有肿胀的感觉,温度升高,也不是疼痛,就是轻微的异物感,似乎左胸腔里不是身体的一部分了,它比右胸腔重,从左下角蔓延,每天都有些不同。

我跑去检查身体,检查肺部,拍了胸片医生说没问题,血压心跳都很正常,如果还觉得不舒服就是植物神经紊乱了。

所以,有可能是因为精神压力引起的植物神经紊乱。劝大家放松生活,别熬夜!(不然变精神病啊诶哟喂)

「初夜、分娩、 割包皮……除了我自己,没人可以给我的疼痛评级 」 | 各色人物


★ ★

3.7级疼痛


■ P先生,摔在钢管上,“菊花炸裂然后失声了”

我其实不是易痛体质。(各色小耳朵:P显示的基因型显示他原本不怕痛

但刻骨铭心的痛我也有,单板练呲钢管,然后摔在钢管上,就是钢管在两腿之间类似骑驴子刑的那种….体重加上速度哇噻感觉先是菊花炸裂然后痛一路传到尾巴骨,脊椎,最后脑袋像是被人拿锤子从下往上猛击。倒地之后还有一段时间不知道是失声了还是耳朵听不见了,反正就是觉得自己在哼唧但是居然没声。


★ ★ ☆

4.9级疼痛


■ S女士,腰疼,“扶腰嘿呦着,别人以为我要进产房”

有一阵子,我长期案头工作,再加上长途驾驶,腰疼就发作了。感觉身体是两节,站着弯不下去,弯着直不起来,世界上最远的距离,就是钥匙掉在了地上,你却捡不起来。忍不住疼去看医生,站在门外扶腰嘿呦着,别人以为我要进产房。开车打急转弯、打喷嚏前都要扶好,否则都像被雷劈一样闪的全身阵阵地疼。

「初夜、分娩、 割包皮……除了我自己,没人可以给我的疼痛评级 」 | 各色人物


★ ★ ★

6.4级疼痛


■ 林先生,胃疼,“疼到流了两斤汗”

我天生怕疼。(各色小耳朵:林先生的基因型显示他非常怕疼

外伤最重的一次是小时候和小朋友们互相推搡, 我掉入三米多沟渠,右眉擦到沟渠墙,整个眉骨的皮肉翻开了。我直接晕过去了。

做肠镜最刻骨铭心!觉得人生灰暗了!何时才能结束!一种强烈的异物感,世界被钻开了一条缝,想合合不上,想钻钻不出,共持续了半个小时。我一直大喊,都翻白眼了。

胃疼也很可怕。天旋地转,锤门抓腿,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就地永生。当时的想法是各路神仙放过我吧,让我做什么都行。我还许下了很多愿望,大致都是让我闯过此劫,一定好好做人,改掉某某恶习之类的。最长一次能持续一个多小时,流汗两斤。


★ ★ ★

6.8级疼痛


■ R小姐,第一次性生活,“全身都被碾碎了” 

女性会经历很多无法避免的痛苦,最常见的是生孩子和痛经和初夜。对我来说,第一次性生活简直撕心裂肺。(各色小耳朵:R小姐的基因型显示她非常怕疼

一开始,我抱着强烈的好奇心和新鲜感,很期待很happy,觉得只痛一下就会爽起来。前戏和润滑做完,进入的那一个瞬间,我大叫大哭起来,像被利刃割开,脑组织轰的一声炸没了,五脏六肺似乎被铁丝拧在一起。并不是特定部位疼痛,而是全身都被碾碎了。

记得有研究证明男性耐痛能力不如女性。我很认同。因为女性遭罪都快成习惯了。


★ ★ ★ ☆

7.6级疼痛


■ C先生,割包皮,“医生在小弟弟上不知道做了什么,我‘嗷’地昏过去了”

这不并不是美好的回忆。上二年级的一个周末,爸妈笑着对我说,去医院做个小检查,然后去吃大餐。任何小孩听了都会心动的。

到了医院,医生让我躺在床上,一直在笑,逗我开心。现在想想当年也是图样图森破啊。我记得我当时特别开心放松,觉得世界很美好,说时迟那时快,医生在小弟弟上不知道做了什么,只听我悲惨地“嗷”了一声,响彻病房,就再也没有后续的记忆了。

「初夜、分娩、 割包皮……除了我自己,没人可以给我的疼痛评级 」 | 各色人物


★ ★ ★

8.2级疼痛


■ 李先生,肠梗阻灌肠,“再也不敢吃夜宵了!”

吃完宵夜后开始有点不舒服。以为是胃疼,后来痛点往下移而且越来越剧烈,如同吞了个大球,在重力的作用下往下坠。等到大球到胃下部的时候,开始狂吐,就差吐酸水了,想排泄但是根本排不出来,想小便,输尿管涨的快爆炸了,尿不出来。肠子完全堵死,像在发酵一样一直产生气体,快裂开了,直不起腰。据说当时我脸色煞白,睁不开眼睛,不停说胡话,1米8多的大个子像一滩烂泥一样得两三个人扶着走。到医院的时候大夫想指压右侧腹部判断一下是不是阑尾炎,结果碰一下就疼的乱叫,无法确诊,最后就按照肠梗阻给治了。 

治疗过程中,不吃东西不喝水,靠输液,然后喝硫酸镁泻药,一天基本上在马桶上读过。放屁就代表通畅了,但是“一屁难求”啊!

还要灌肠,灌了以后排了半个小时才排尽。用那种给气球打气的头插进去,把肥皂水往里边注,水是温的,和直肠温度一样,胀痛,像有人给肠子打气,打到快爆胎。

住了一个礼拜院才好。从此以后再也不敢吃夜宵了。


★ ★ ★ ★ 

9.1级疼痛


■ F女士,生娃时,阴道侧切并缝合,“一遍缝,一边拽”

我是自然分娩的。做了侧切,然后缝合。

先是阵痛。骨头结构发生变化,骨盆逐渐打开。痛源来自会阴后部,像地震波一样逐渐扩大,间隔由长到短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疼的越来越频繁。我根本没力气喊,力气都用来承受疼痛了,在床上倒气儿。

相比阵痛,阴道侧切之后的缝合更刻骨铭心,现在想起来都肝儿颤。那个部位,肉特别嫩,医生还要抻那个线儿,一下一下拽。二十多针,就是四五十下,一针穿两次,这边一次,那边一次,每次拽一下……我的天,疼哆嗦了。我姨都看不下去了,我同学也吓跑了。侧切伤口一直过了四个月才能正常走路。

「初夜、分娩、 割包皮……除了我自己,没人可以给我的疼痛评级 」 | 各色人物


★ ★ ★ ★ 

10级疼痛


■ 付小姐,痛经,“痛到直接用手臂砸墙,猛掐虎口”

我是一个疼痛觉很敏感的人。(各色小耳朵:付小姐的基因型显示她非常怕疼

目前最不能忍的是每月都要经历的痛经,如果让我用一个词来形容,一定是“残暴”。程度上用十级来形容绝不为过。每次伴随痛经一起袭来的还有恶心、眩晕甚至昏厥。有两次课堂上太痛,眼前都冒了金星儿,被同学背回宿舍。还有一次很惨,校园没什么人,我走10米蹲下来歇一会的龟速爬回寝室,沾了床便不省人事地昏过去,中间又会整个人弹起飞奔至马桶呕吐几次。最害怕的是痛并清醒着,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痛到直接用手臂砸墙,猛掐虎口。内心更是倍感折磨与摧残,每月体会一次濒死感,谁受得了? 

「初夜、分娩、 割包皮……除了我自己,没人可以给我的疼痛评级 」 | 各色人物



小耳朵说:


疼痛是身体对于伤害性刺激的一种主观感受。当身体遇到危险时,会释放出疼痛信号,促使人做出避害的行为。


一个人的疼痛体验:特别怕痛、一般怕痛、不太怕痛,30%-50%受基因影响。


COMT(Catechol O-Methyltransferase)基因位于22号染色体,儿茶酚胺-O-甲基转移酶,rs4680位点A型会减弱多巴胺与阿片肽受体的结合能力,使人更容易感到疼痛。该基因上rs6269,rs4633两个位点A型,rs5993883位点C型也会增加对疼痛的敏感性。

当你感觉到疼痛时,大脑会分泌一种类吗啡物质——内啡肽,它与μ阿片受体结合后,会让人产生欣快感,从而缓解疼痛。OPRM1基因和COMT基因的不同类型会影响μ阿片受体的功能,G和A基因携带者μ阿片受体的功能比较差,即结合内啡肽和服用的镇痛药物的能力差。所以同样是被门夹了,G和A基因携带者的痛感更强。


每个人对疼痛的敏感不同,疼痛作为一种主观体验,个体之间差异很大,临床上也并无成熟的客观诊断,更没有任何一种机器能测量你的痛感。


只有你才知道你有多痛。



关注各色,了解更多的科学知识,

让你能获知社会现象背后的科学规律。

长按二维码

了解自己天生对疼痛的感知


也许一直以来你对自己

「特别怕痛」「特别不怕痛」

的疑惑

答案,早就在这里了

「初夜、分娩、 割包皮……除了我自己,没人可以给我的疼痛评级 」 | 各色人物

「初夜、分娩、 割包皮……除了我自己,没人可以给我的疼痛评级 」 | 各色人物

原创文章,作者:DOT日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lingling.cn/news/2983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