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各色DNA

窦泽南:如何聊三观且不吵架?这里有一个创造「高浓度共情」的实验

窦泽南:如何聊三观且不吵架?这里有一个创造「高浓度共情」的实验

窦泽南:如何聊三观且不吵架?这里有一个创造「高浓度共情」的实验

 

1

让一群恐惧的白人和另一群愤怒的黑人坐在一起心平气和的交流,在上世纪 80 年代的南非,这无异于让宇宙两端的族群对话,但有一个人成功做到了。他叫卡尔・罗杰斯

卡尔 · 罗杰斯(Carl Ranson Rogers),20世纪美国心理学家,人本主义的创始者之一。首创非指导性治疗,又称案主中心治疗,强调人具备自我调整以恢复心理健康的能力」


长达 40 多个小时的对话中,他努力创造出一种心理氛围,让所有的情感都可以被公开表达和不经评价地接受。

 

窦泽南:如何聊三观且不吵架?这里有一个创造「高浓度共情」的实验


“那些有着尖锐的,不同观点,或者忠诚于不同信仰的人,仍然可以互相倾听,并且共同寻找解决分歧的办法,尽管看起来有着不可逾越的障碍。

 

罗杰斯的这段笔记在 1987 年 10 月发表,而他本人已经在笔记发表的 8 个月前离世,因为髋骨骨折手术后的并发症。

 

1986 年 1 月,这位耄耋之年,早已功成名就的心理学大师受邀来到南非,七周的访问时间里,他在约翰内斯堡、开普敦、彼得马里茨堡,在这个处在崩溃边缘的国家,举办了多次「以人为中心」的工作坊。

 

这正是南非种族对抗剑拔弩张的时刻。从年初开始,黑人群体的罢工罢课、抗租抗税,各种斗争形式持续不断。

 

国际社会针对当局的种族隔离政策,发起了多轮制裁,甚至连国际红十字会、国际民航协会、世界拳击协会这样的国际组织都加入了制裁行列。

 

稍有背景的人,都在纷纷打包家产,准备携家带口离开这个国家。即便最温和的人也认为,这个国家没有希望了。

 

「一切都太晚了,唯有战争……」

 

对于深信「真诚的交流能够缓解冲突」的人本主义心理学家卡尔·罗杰斯来说,在绝望中寻找希望,恰是证明其观点「人性向善」的机会。

 

每到一个城市,罗杰斯会先组织一个小型的工作坊,经过几天的会谈,这些最初的参与者已经深切的感受到了真诚沟通所带来的变化。

 

工作坊结束后,黑人和白人又两两结对,每一对又会带领一个 15 到 30 人的小团体,把沟通和理解的种子播撒的更远。

 

「在访问期间,我们遇到的每个人都感受到了这种变化。」

 

在生命的最后几年中,罗杰斯就像是一位兢兢业业的「美国队长」,他和他的卡尔·罗杰斯人类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udies Of The Person)奔波在世界各地。

 

他们让北爱尔兰的清教徒和狂热的天主教徒握手言和,他们努力弥补中美洲各国相互的猜忌和嫌隙,离开南非后,他们计划在次年前往正在爆发地区冲突的巴勒斯坦。

 

2

我是各色 DNA 的研究员窦泽南,也是一位心理学研究者。我不想拿这个例子说明心理学家能够拯救世界,但心理学确实能够给人带来希望。

 

之所以讲到罗杰斯的故事,源于前段时间在一个心理学专业交流群内的讨论。

 

作为心理学工作者,我们经常苦于求索的问题是,心理学究竟能够为社会做出什么实质的贡献?

 

每一个自然科学发展到成熟阶段,都会产生对应的应用领域,比如物理学有工程力学,电子技术。化学有材料工程,化学工程。生命科学有现代农学,现代医学。

 

心理学的应用学科究竟是什么?

 

人工智能?看起来和计算科学的关系更大。

 

脑机接口?还是要仰赖生物技术的发展。

 

心理学研究的是人的思想,思想胜过刀剑,虽然心理学无法造出原子弹,但它依然可以在思维的层面帮助人,激励人,改变人,这是我一直以来的观点。

 

套用这些应用学科常见的命名方式,我认为无数心理学和相关领域的研究者们,正在致力于构建这样一个应用领域:社会工程,把对人性的洞察应用在每一个人的日常生活中,解决复杂的社会问题。

 

社会工程应该是社会发展的润滑剂,心理学研究恐惧和背叛,也研究信任与支持,这些研究主题最终的目的,都是在寻找各种方法,用来促进理解与缓解冲突。正如罗杰斯所做的那些事一样。

 

罗杰斯开创性的工作并非异想天开,他解决冲突的实践也经历了「个人-团体-国家」三个阶段。

 

他在 1940 年代提出了「非指导性」的心理治疗理论,在 1960 年代成为美国「会心团体」运动的领军人,再到晚年致力于解决民族与文化冲突,一以贯之的是他「以人为中心」的思想——


真诚、尊重和理解,能够解决一切和人有关的问题。

 

「共情」这一主题是罗杰斯对心理学研究的独特贡献,也是他的治疗体系发挥作用的关键。它意味着暂时进入另一个人的生活,不带任何评价的去察觉对方的态度和感受。

 

人际关系中,高浓度的共情能够营造出一种「建设性的氛围」,让人更有勇气地表达自己和回应对方的需求,引导出内心自我完善的力量。

 

3

罗杰斯式的真诚,不仅体现在对待他人真诚,也意味着对待自己的真诚。所以我们团队曾把他的一段话,印在各色DNA 产品的纪念书签上:

       窦泽南:如何聊三观且不吵架?这里有一个创造「高浓度共情」的实验       

 正如你所见,人本主义心理学是各色团队非常喜爱,并且充分汲取灵感的一个流派。可以说,是「人本」的底色,让各色在众多的基因检测中,显得如此与众不同。

 

我们的名字很直接地表达了我们的观点:各色DNA 的意思就是人是各色各样的。

 

我是北方人,知道「各色」在北方话里还有「略带贬义」的特立独行的意思,我们希望用这个名字代表我们在做的事情:


从 DNA 和 心理学 数据中发掘「人类的多样性」和「每个人的独特性」。

 

——从而学会不加评价的去理解每一个人。

        窦泽南:如何聊三观且不吵架?这里有一个创造「高浓度共情」的实验

任何复杂的人体特征,不管是生理的还是心理的,都不是某个或者某几个基因造成的。而是由众多基因位点和你的成长经历,生活环境,个人选择,交织在一起,才成为了独特的你。

 

在各色DNA的价值观中,「尊重他人的不同」和「了解自己的独一无二」是同等重要的功课。

 

从今年年初开始,我们组建了很多不同主题的用户聊天群,潜伏在这些聊天群里,我每天都能见识到各种不同年代、不同地域、不同成长背景的人,友好、真诚地展开讨论,并且表达不同的观点。

 

4

因此,为了让更多的互联网用户感受到这种「尊重人类多样性」的价值观,以及「高浓度」的共情所带来的建设性讨论氛围——

 

我郑重的向大家推荐由腾讯新闻出品的全网首档互动调研观点秀节目《1068 魂考》


窦泽南:如何聊三观且不吵架?这里有一个创造「高浓度共情」的实验


各色DNA 作为这档节目独家合作的科学支持团队,深度参与了题目研发、筛选和主题策划环节。

 

在今年一月的时候,可能有部分各色DNA用户参与过四期神秘的「直击灵魂的测试」,其实就是在为这个节目收集人群数据,进行前期的题目内测。

 

在此,也非常感谢参与答题的这 1702 名各色用户。

 

之后我们又联合腾讯进行了更大规模的调查,结合这次调查的数据,我们记录了你身边可能存在的每一个人群,在这些颇具争议的社会热点问题上的具体看法。

 

节目组按照我的建议,将主题相近,能反映出人们在特定方面观点偏好的题目,编入了同一期节目。并由传播团队制作成了趣味的解读内容。

 

比如,第一期节目的主题是「互依自我」,这是一个文化心理学概念,这期节目的 9 个在线问答,全部都是围绕「我们应该如何看待自己与他人的关系」展开的,涉及到了父母、老板、爱人、情侣等生活中常见的关系带来的尖锐问题。

 

虽然看起来的形式可能和其他答题类节目有相似感觉,在传播方式上,又会有点像朋友圈中经常刷屏的小测试。

 

但参与了节目策划全过程的我不得不说,《1068》这款节目相当的「硬核」。

 

《1068》的硬核,主要体现在玩法上。

 

这个节目最有趣的地方并不是你自己的选择。而是要让你判断,在上百万直播答题的参与者中,其他人会做出怎样的选择。

 

这就需要你做到,不加评判的去思考其他人的立场,这个其他人可能包含了都市月光族,小镇青年,海外留学生,单身母亲,不婚主义者……他们可能和你的文化背景相似,更有可能和你来自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想要在这个节目中闯关成功,你必须充分调动你的「共情」,去体验每一个相关群体的感受。

 

可以说,1068 的节目团队和各色DNA 团队在人本主义的气质上,是完全契合的,所以我们才能顺利的开展合作。

 

5

今天看到了英国首相特蕾莎·梅的告别演讲,其中有一句话让我感同身受:

 

“网络时代,语言不经筛选,就可以被传播。咄咄逼人的激进言论,往往不考虑事物的复杂性——但这种愈发极端的观点,恰恰愈能吸引眼球。这使得我们的舆论环境,陷入怨恨,和敌意的情绪。”

 

身边很多朋友时常也会有类似的抱怨,说「现在的网络舆论环境很差」。

 

每当这个时候我都会想,我们应该为营造一个建设性的网络氛围做些什么?

 

更大一点说,该如何继续罗杰斯的事业——让彼此有不同观点的人消除仇恨,互相倾听,共同寻找解决分歧的办法

 

今天的中国社会还远没有撕裂到 1986 年的南非的程度,即便在那个状态下,相互敌对的群体仍然有可能坐在一起会心交流。

 

从某种意义上说,1068 这样一档节目也是在为修复社会态度的嫌隙,做着微小的努力。是一项可能看起来不起眼,实践起来却又意义重大的社会工程。

 

我这样理解 1068:

设计一个个「尖锐」的社会问题,

先把你带到最容易「撕逼」的场景里,

然后向你展示「化解冲突的建设性沟通方式」。

 

  • 对父母尽责但对他们没有太深的感情,这正常吗?

  • 今天的社会舆论对哪个群体最不宽容?


像上面这样的话题,如果放到其他任何媒体环境中去讨论,那绝对会是一个重磅炸弹,随时都有可能引发攻击、敌对、嘲讽和歧视。

 

但在这个节目中,你可以毫无保留的表达自己的观点,因为「高浓度」的共情已经为节目营造了一个具有建设性的讨论氛围。

 

在这个游戏规则下,男人、女人、80后、90后、父母、孩子,不再是被玩坏的标签符号,而是在指代一个个鲜活的个体,他们可能和你同处一个办公室,或者同乘一班地铁,你无比希望能够带入他们的角色,去理解他们在这些问题上的真实看法。


窦泽南:如何聊三观且不吵架?这里有一个创造「高浓度共情」的实验

在直播中,可以看到实时数据和不同圈层人群对同一问题的看法

 

为了更好地破除对群体的刻板印象,节目组邀请了背景非常多元的明星嘉宾和素人嘉宾,针对每一个问题来详细的论述自己的观点。

      窦泽南:如何聊三观且不吵架?这里有一个创造「高浓度共情」的实验(图片由节目组提供)

 

把问题的讨论从「是不是」,延申到「为什么」,能够帮助我们揭开事物的表面,看清楚背后的心理过程。撕掉标签,把群体还原成人,是做到尊重和理解的第一步。

 

如果你很想深入的了解家人朋友的态度和价值观,又担心会因为观点不和陷入争吵,不如带上他一起来玩这个游戏吧。

 

每周三晚上八点,

腾讯新闻 APP,

锁定《1068 魂考》,

闯关成功还有可能瓜分巨量红包。

 

这周错过了第一期节目直播也没有关系,扫描下方二维码你就可以获得纯享版的 H5 答题链接,参与答题,了解人类多样性,一起为打破刻板印象,贡献你的真诚,尊重和思考。

       窦泽南:如何聊三观且不吵架?这里有一个创造「高浓度共情」的实验       

怎么理解上面的结果?


在这个结果中,坚固度高,你的「自我」边界更有可能比较清晰,在看待问题时,倾向把自己从周围环境中独立出来,关注到自己与众不同的一方面。


坚固度低,说明你有可能用一种交融的视角来看待自己和他人的关系,把家人和朋友也当作自己的一部分来看待。 


当然,这并不是一个非常严谨的心理测试,你只需要认识到不管你做出怎样的选择,都是很普遍的一种状态,并没有对错之分。


报告下方的「融合度」代表了你的选择与大多数直播参与者一致的程度,融合度越高,说明你在这些问题上的态度比较主流。


 「你与人间的距离」代表了你在猜测其他人作答结果上的准确性,也可以理解为一种共情的能力。距离越近,代表你对其他人的认识越准确。 


参考文献: 

ROGERS, C. R. and SANFORD, R. (1987), Reflections on Our South African Experience (January‐February 1986). Counseling and Values, 32: 17-20. doi:10.1002/j.2161-007X.1987.tb00687.x

 

Solomon, L. N. (1990). Carl Rogers’s efforts for world peace. Person-Centered Review, 5(1), 39-56.

 

Gendlin, E. T. (1988). Obituary: Carl Rogers (1902–1987). American Psychologist, 43(2), 127-128. doi:10.1037/h0091937


窦泽南:如何聊三观且不吵架?这里有一个创造「高浓度共情」的实验

窦泽南:如何聊三观且不吵架?这里有一个创造「高浓度共情」的实验

为打破刻板印象,

贡献你的真诚、尊重和思考,

把好观点分享给更多人看到?

原创文章,作者:DOT日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lingling.cn/news/2489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