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23魔方

关于HIV,我们能了解的还有很多。

关于HIV,我们能了解的还有很多。

对疾病的扭曲和无畏的恐慌,往往比疾病更可怕。 头图来自 Foxadhd。


1981年,那是一个夏天。


在这个热浪滚滚的夏天,时髦大都市纽约发现了一种「怪病」:4 位患者被确诊,患上由单纯疱疹病毒感染所致的肛周溃疡


首先,由单纯疱疹病毒导致的皮肤溃疡在临床中就够罕见了,但后面还有更让人吃惊的,这 4 位患者具有相当多的共同特征:都是 20 多岁、都是同性恋、都有发热和体重下降等其他症状、都存在严重的细胞免疫缺陷。



关于HIV,我们能了解的还有很多。

▲ 当时的记录


当时的人们懵懵懂懂,并搞不清楚这是个什么病,但是读到这里的你,应该心里有数了。


是的,这就是现如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艾滋病」,学名: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Acquired Immune Deficiency Syndrome),致病病毒就是让人闻风丧胆的「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us, HIV)


关于HIV,我们能了解的还有很多。

▲ 美国达拉斯市广场上死于艾滋病的 610 人线描图


从这个夏末开始,艾滋就走上了「星星之火,想要燎原」的征途。世界各地不断出现病例报道,而我国发现首例艾滋病患者是在 1985 年,一位叫阿克斯的美籍阿根廷人,在北京协和医院入院 3 天后离世。


在高频率的报道和艾滋本身绝症光环的加持下,人人都能唠上两句,但唠的这两句里,一般都是瞎侃多过事实。尤其对于传播途径的歪曲,这里要严肃辟谣:和患者共用餐具、交流、正常身体接触、被同一只蚊子叮咬等等,都是不会被传染的!都不会!


因为对艾滋扭曲的理解和无谓的恐慌,我国的恐艾人群的数量高达千万,与之相对,截止 2018 年 9 月,真正确诊艾滋病的人数是 85 万,也就是说,近千万人其实都生活在一种无意义的恐慌之中。



关于HIV,我们能了解的还有很多。


想要克服这种恐慌,最重要的,就是正确认识。



关于HIV,我们能了解的还有很多。

感染上 HIV 到底会怎么样?


从黑猩猩传播到人类的 HIV 确实是很流氓的,一旦它通过黏膜进入你的体内,一切就无力回天了。


HIV 将在你的体内不断复制,不断攻击你的免疫系统,这个过程可能长达十几年,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潜伏期,直到你的免疫系统终于全线崩溃,迎来最终时刻。


此时的你,毫无抵抗能力,各种细菌、病毒、真菌都可以在你体内肆意生长,丙肝病毒、以及我们前文提到的疱疹病毒都会扑上来,你的中枢神经系统会损伤,从意识模糊到吞咽困难,从肢体瘫痪到大小便失禁,生,不如死。


关于HIV,我们能了解的还有很多。


是的,它的流氓之处尤其在于,并不直接摧毁你,它把门打开,让其他杀戮者进来,然后冷眼旁观。



关于HIV,我们能了解的还有很多。

HIV 到底有哪些传播方式?


· 血液传播

· 性传播

· 母婴传播


其中传播概率最大的,是血液传播,高达 92.5% ;而在性传播中,肛交感染的概率要高出阴道性交几倍,这也是为什么一开始艾滋病会被错误称为「同志癌」,错并不在人,错在方式。性交中使用安全套是可以降低 80% 的传染率的



关于HIV,我们能了解的还有很多。

感染上 HIV 应该怎么治疗?


目前最有效的治疗方法,就是由美籍华裔科学家何大一于 1996 年提出的鸡尾酒疗法,是通过三种或三种以上的抗病毒药物联合使用来治疗艾滋病。


其实就是将不同药效的药物叠加,层层把关:


  • 1 号选手 融合抑制剂 负责阻止病毒进入;

  • 2 号选手 逆转录酶抑制剂 负责阉割侥幸闯入的 HIV 病毒,阻止繁殖;

  • 3 号选手 整合酶抑制剂,让病毒 DNA 无法嵌入到人的基因组中;

  • 4 号选手 蛋白酶抑制剂 是最后的关口,可以阻碍残存下来的病毒颗粒的组装。


关于HIV,我们能了解的还有很多。

▲ 从左至右,分别为:逆转录酶(橙色)、整合酶(洋红色)、蛋白酶(青绿色)


这种治疗方法可以尽可能地降低人体内病毒的数量,当然,仍然是无法根治的。


最后,有一个基因彩蛋:


世界上有一类人,是自带隔离 HIV 的基因屏障的。


这类人的 CCR5 编码基因发生了突变,而这种突变,将导致艾滋病毒无法识别到 CCR5,也就无法复制和破坏细胞。

 

目前发现,中国人群 CCR5 的突变率0.001,欧洲人群的突变率则在0.09~0.15。

 

看到这里,很多朋友应该都有了大胆的想法:那我们是不是可以把 CCR5 没有突变人的 CCR5 编码基因修改成为突变体?


事实上,还真有人这么做过,并且,还真成功了。

 

1995 年,在德国柏林,一名 40 岁的白人男性被诊断为急性粒细胞白血病,同时,他之前就已经确诊被艾滋病毒感染。最终,这名患者准备接受骨髓移植来治疗白血病。

 

关于HIV,我们能了解的还有很多。

▲ 「柏林病人」提莫西·雷·布朗,图片来源:washingtonblade.com  摄影:Michael Key)


而在了解了艾滋病毒的感染机制后,他的主治医师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能否找到一个 CCR5 基因纯合突变的骨髓移植供体?这样骨髓移植成功后,这个艾滋病毒感染患者体内的 CCR5 也会变成突变的类型,是不是就可以抵抗艾滋病毒了呢?

 

幸运的是,他真的找到了一名骨髓移植配型合格并且是 CCR5 基因纯合突变的健康供体,并先后进行了两次骨髓移植。

 

骨髓移植后,不仅白血病被完全缓解,在第 61 天复查的时候,艾滋病毒也从他的体内消失了……

 

关于HIV,我们能了解的还有很多。



遗憾的是,虽然之后医学界也尝试使用了同样的方法,但这种治疗方法却没有在其他患者身上成功复制。


最后,我们想说,比疾病本身更可怕的,是对疾病的扭曲和无谓的恐慌


要打破这些扭曲恐慌,最简单也最高效的方式,可能就是:


START TALKING!



关于HIV,我们能了解的还有很多。



-END-



?



如果你想更好地了解自己,基因检测来一波!

23魔方新年特惠,火热进行中



关于HIV,我们能了解的还有很多。

关于HIV,我们能了解的还有很多。


关于HIV,我们能了解的还有很多。

原创文章,作者:DOT日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lingling.cn/news/17329.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