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微基因

老娘费老劲爬上食物链顶端,就是想臭美啊,咋滴?


老娘费老劲爬上食物链顶端,就是想臭美啊,咋滴?


。。。。


一提到进化,估计你就会想到一张从猿到人的进化图。


而提到从猿到人的进化图,你能想到的估计都是下面这样的:


老娘费老劲爬上食物链顶端,就是想臭美啊,咋滴?


有啥问题吗?问题大了!


图里的现代人居然是裸体的,不穿衣服也没有配饰,这绝对不科学


虽然生物课本里从来不会提及“时尚”这个话题,但对服装、饰品和臭美的追求,在人类的进化史上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在人类进化的 T 台上,我们的服装在样式和功能上都完爆尼安德特人,最终打败了他们,称霸地球上的每个角落,成为唯一的 BOSS 级超模。


老娘费老劲爬上食物链顶端,就是想臭美啊,咋滴?

。。。。


动物在很多方面有着跟人类似的行为和能力——小鸟会筑巢,蚂蚁和蜜蜂有森严的社会等级,黑猩猩能使用工具,甚至有基本的学习能力。


然而有一种能力是任何动物身上都没有的:制作、穿着样式复杂的服装


你给你家宠物穿上的衣服不算数。


老娘费老劲爬上食物链顶端,就是想臭美啊,咋滴?


可以这么说,服装对人类起到了重要的塑造作用。


这个结论可不是我编造的。人类学家、古生物学家、生物学家告诉我们,对服装和时髦的追求是现代人类天性中的重要部分。把“时尚”和“科学”联系在一起,听起来总是有点怪;但回看一下人类进化的历史你就知道,臭美真的是人类天性,而且对于人类的进化和发展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虱子、体毛与人类最早穿衣的时间


那该怎么研究古人类的衣着呢?


衣服不像火种或者石器,能够留下痕迹或实物,可供后人研究。数万年过去,古人类穿过的衣服早就烂掉了,也没有影像或者文字资料来记录古人类的衣着。


为了解决这个难题,科学家们抓耳挠腮地想办法,抓啊抓,抓啊抓,抓着抓着他们就抓住了一个突破点——虱子


老娘费老劲爬上食物链顶端,就是想臭美啊,咋滴?


相传在 1999 年的某一天,德国遗传学家马克·斯托金的儿子放学回家,给爸爸看了一张学校发的通知单,上面说学校发现有学生头上有虱子,希望引起家长注意。纸条上还特别注明了这样一句话:


“虱子离开了人和动物温暖的身体后,活不过 24 小时。”


这句话给了斯托金巨大的灵感——人类长满体毛时,虱子在人身上到处乱爬。而当人类褪去体毛后,虱子只能在头发里存活了,变成了“头虱”。


当人类开始穿上衣服,一种变异后的虱子——“体虱”,体虱比头虱体格更大,而且长着可以勾住衣服的爪子,这都是为了适应它们新的居住环境——穿上衣服后的人类身体。


因此,科学家可以研究虱子出现基因变异的时间,从而推断出人类穿上衣服的时间


根据这一方法,斯托金于 2003 年发表研究,认为人类首次穿衣时间大概在 10.7 万年前。


而美国佛罗里达自然历史博物馆的研究人员最近优化了算法,得出了新的答案:体虱跟头虱的分化时间大概在 17 万年前,说明那时候人类就开始穿衣服了。


老娘费老劲爬上食物链顶端,就是想臭美啊,咋滴?


至于人类为什么会褪去长长的体毛,科学界有不少争议。


有的说法是,虽然大部分古人类都是有体毛的,但因为基因突变,出现了无毛人。臭虫、虱子等寄生虫会在古人类的体毛中生存繁殖,而这些虫子可以传播各种致死疾病,所以有毛智人的死亡率就更高,而无毛突变体在后代所占比例逐渐增高,然后逐渐形成现在的情况。


还有一种说法是,随着人类从树林走入酷热的草原,我们需要把皮肤裸露在外,用来散发热量、降低体温。人类尤其擅长长跑,经常依靠长距离追赶来捕猎——人类奔跑的速度比不上很多动物,但是胜在耐力好,经常用长跑的方式把猎物耗到筋疲力尽。所以无毛、利于散热的体表是个有利突变。可能毛太长的古人类都被热死了,或者无法捕猎而饿死了,留下了没毛的突变体繁衍至今。


老娘费老劲爬上食物链顶端,就是想臭美啊,咋滴?


插播一个知识点:为什么人类的体毛褪掉了,而羞羞毛还留着?


人类的体毛没有完全消失,而是褪成短短的汗毛,而且我们还留着头发来保护大脑、降低头部散热速度,眉毛睫毛来保护眼睛,鼻毛来保护呼吸道。那么羞羞毛是用来干嘛的?


下面是可能的原因:


吸引异性:增加体味,延长荷尔蒙的存留时间


散热:毛发形成的空隙有助于保持稳定的温度


保护:减少摩擦,防尘防菌。另外,毛发比皮肤要敏感得多。一只小虫在光滑的皮肤上爬过的时候,你很可能感觉不到;但如果小虫在长满汗毛的皮肤表面爬过,你很快就会奇痒难耐,甚至不由自主打个激灵。羞羞毛的存在就会不断提醒主人:危险!有不明物体经过,快把它弄走!


对衣服不上心,所以尼人灭绝了


没有了体毛的保温功能,人类早期服装的重要作用就是保暖。每当天气变得寒冷,环境温度降到零下,失去了长长体毛的人类在无保护状态下就很难生存了。那些拥有精良服饰的智人(估计也不是所有智人)才具备生存的能力。


在距今 3.5 万年前,智人已经学会把石头磨成针(比老奶奶的铁杵磨成针要容易一些),用兽皮制作多层服装,而且做工还不错,保暖效果估计也提升了一大截。在那一时期,甚至出现了最早的内衣裤。


而抗寒能力较强的尼安德特人,显然忽视了服装的重要战略意义。当其他人种在刻苦钻研骨针的制作工艺、皮料的选择和剪裁拼接时,他们还凭借自身抗寒优势到处浪得飞起。这一浪一不小心就冲上了第四纪冰期和间冰期,在距今 3.5 到 4 万年前,制作衣服技艺生疏的尼安德特人无处可去,或是冻死,或是躲在洞穴中御寒,很少进行种群间交流,成为了灭绝的导火索。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朋友的「安利」,该吃就吃,种了的「草」,该拔就拔,也许这就是改变命运的时刻。



服饰功能的变迁


虽然早期服装的重要作用是保暖,但化石记录显示,古人类在 7.5 万年前就开始制作装饰品——他们用鸵鸟蛋当珠子,用代赭石 (red ochre) 来当颜料。在确保生存之余,人们很早就开始装扮自己了。


在旧石器时代晚期,我们的祖先开始在臭美这件事上投入大量时间和精力。在莫斯科附近的一处考古遗址,人们发现了三个古人类的墓穴,里面藏有 12,000 件象牙做的珠子,据推测,这些珠子当时都是缝在衣服上的,制作时间距今大约 2.6 万年。按照当时的工艺和技术,完成一颗珠子需要花费一个小时,12,000 颗珠子就是上万个小时。


这些就不只是普普通通的装饰了,而是身份和财富的象征。想想看,在人力物力都稀缺、生存才是头等大事的石器时代,能把自己打扮得时髦有品位,绝对不是一般人所能享受的待遇。这需要优秀的创造力和品位、充足的资源、良好的人际关系、较高的社会地位——这意味着什么?当然是更多的繁殖机会啦!


老娘费老劲爬上食物链顶端,就是想臭美啊,咋滴?


当代一些以狩猎采集为生的部落仍然保持着不穿衣服的传统,却有着用鲜艳颜料装饰自己的习俗。这种人体彩绘是他们个体 (identity) 的标志。而回到几十万年前,人类刚刚穿上衣服时,这种彰显个性的需求就自然转移到了服饰上。


自然界无数鲜活的例子告诉我们,鲜艳的羽毛和华丽的装饰往往是吸引异性的杀手锏。当人们渐渐不再困于温饱,当然会花费更多的时间思考如何让自己的基因流传下去。而作为主导的雄性自然绞尽脑汁开始在着装上下功夫。


所以「纸牌屋」里说:“人类的智慧,就像孔雀的羽毛。不过是以求偶为目的的,一种浮夸的炫耀。所有的艺术和文学,莫扎特,莎士比亚,米开朗基罗,甚至帝国大厦,都不过是一场精心策划的求偶仪式。”


女人引导时尚


最开始的人类只会用兽皮制作简单的服装,基本上以遮住身体为主。加上尚未退化完全的毛发,很有可能就是「西游记」里花果山上一众猴儿的形象。


老娘费老劲爬上食物链顶端,就是想臭美啊,咋滴?


化石显示,石器时代的人类已经能利用一些高纤维植物制作粗糙的纺织品。在冰河时期,这些简单的纤维衣物更是出现了功能性的分化:包括帽子,背带,短裙甚至还有肩带。


科学家推断,在男人外出打仗的漫长岁月里,主要是女人研究如何用更可靠的材料制造更服帖舒适的衣物。由此基本可以说,是女人在最初推动了服装业的发展,用双手织出一片天空,为人类进化做出巨大贡献


而她们的创造力也的确惊人。石器时代的化石表明,当时穴居人的服饰已经出现了款式的不同。比如鞋子,就有箭头款、圆头拖鞋和后空式高跟鞋等不同款式。因为这些服饰制作工艺非常繁复,专家认为,当时的人类可能只在重大节日庆典时选择穿这种样式的服装。


老娘费老劲爬上食物链顶端,就是想臭美啊,咋滴?


随着食物资源的聚集,人类由寻找食物的狩猎采集时期进入了创造食物的农耕文明。种植业的发展也给服饰制作带来了更多的选择。


时至今日,我们仍未停下寻找更加亲和肌肤适应环境的服装材料,每年在时尚业挥金如土,服饰既有实用功能,又能彰显个性、交流信息、建立和巩固人际关系。谁又知道,数万年之后的更高级生命体回顾这段历史时,不会将这些创造视为一种改变人类命运的进化呢?


虽然从小到大我们总被教育要重视内在,要低调示人,不要臭美。但其实如果你是个爱打扮的人,从今天起你可以不必自责了。追求时尚的特性是写在我们基因里的。从本质上来说,梳妆打扮有着重要的生存和繁衍意义,还能够起到表达情感、传递信息的作用。如果当年我们的祖先不重视衣着,说不定就跟尼安德特人一样灭绝了。


我们好不容易爬上食物链的顶端,可不是为了邋邋遢遢地生活的。就是要臭美,咋滴?!




WeGene

购买入口


老娘费老劲爬上食物链顶端,就是想臭美啊,咋滴?
老娘费老劲爬上食物链顶端,就是想臭美啊,咋滴?





原创文章,作者:DOT日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lingling.cn/news/14568.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