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微基因

我抢劫、杀人、乱交,但我是个好智人


我抢劫、杀人、乱交,但我是个好智人


。。。。


虽然跨国籍跨肤色恋爱现在已经颇为普遍,然而真正发生在身边时,大多数人还是不免小小惊讶一下,甚至在有些长辈眼里简直是「突破传统」。


然而我们祖先所做的远比这个大胆。他们的「择偶」范围不只是跨大洲大洋,而是跨越人种。为此付出的血与泪,更是可以写出无数个以「震惊!」为标题的头条故事。

   

我抢劫、杀人、乱交,但我是个好智人


故事开始前,我们要纠正一个科学误区:黄种人、白种人和黑种人并不是严格意义的生物学划分,而更多是因为地域和文化而按照肤色进行的简单区分。事实上人类肤色只需几千年就能发生改变,远远小于任何一种人属向上进化所需要的时间。


而真正意义上的亚种是存在一定生殖隔离的,他们的后代或许能形成新的亚种。其形态结构上的差异可能是上万甚至十万年进化相差的结果。


那我们的祖先——智人,为了完成登顶食物链的伟大使命,究竟和哪些亚种人类共赴云雨?又为此做出过哪些丧心病狂的事呢?


相爱相杀:尼安德特人


尼安德特人曾经与智人有着共同的祖先。智人走出非洲时,在中东一带与尼安德特人相遇。两个相见恨晚的尼人和智人,往上几十万年搞不好还是同一部落的隔壁邻居。在这种一祖同宗血脉情怀的驱使下(误),很多不可描述的事发生了,于是现代人的体内有了1%—4%的尼安德特人基因


我抢劫、杀人、乱交,但我是个好智人

尼安德特人形态骨骼复原


就尼安德特人的进化特征而言,虽然他们看上去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但是人不可貌相:他们会建造房屋,制作衣服,使用火和石质工具,甚至还造了小船航行地中海。除了自身技能,思想境界也有很大的进步:他们有着原始宗教信仰,彼此间能用语言交流,会画画会乐器,掌握基本医疗知识——制作消炎药。当时的尼安德特人,在进化之路上也可以说是身经百战了。跟智人也算得上门当户对,绝对没有拖后腿。


然而进化的道路注定孤独。尼安德特人还是无法逃过团灭的命运。


对此原因众说纷纭。在上一篇文章:老娘费老劲爬上食物链顶端,就是想臭美啊,咋滴?我们介绍了一种可能性——尼安德特人仗着体格强壮不惧严寒,对服装制作工艺的发展不太上心,于是冰期来临他们就浪死,不对,冻死了。


也有说法是智人太过凶残,对尼安德特人采取“杀光,吃光,抢光”的「三光策略」,导致尼安德特人最终退出了历史舞台。并不否认,当两个种族的人类相遇时会产生真实美好的爱情,然而身处刀耕火种的原始时代,不保暖无以思淫欲,交配更多的是本能和使命,为此使用暴力也自然在所不辞。科学家曾发现过智人男性侵犯尼人女性的考古证据,可见基因融合的过程也并非总是其乐融融。


我抢劫、杀人、乱交,但我是个好智人


以现在的眼光平心而论,按照尼安德特人的体格和智商,如果历史重来,只要运气好一点,他们绝对有可能和智人平起平坐共同统治地球,甚至完全可能消灭智人发展至今。


造化弄人。虽然尼安德特人已经退出历史舞台,但是却非常不甘地在智人体内埋下了定时炸弹。根据科学研究,因为体内的尼人基因,现代人患抑郁症、II 型糖尿病、心脏病、吸烟成瘾等疾病风险有所增加。而追根溯源,智人的基因却帮助了尼安德特人增强抵抗力,抵御了多种病菌的入侵,即使最后仍然败给了进化。


看来以德报怨,才能安天下。


我抢劫、杀人、乱交,但我是个好智人


也许在某个平行世界里,赢得进化战争的尼安德特人同样在用基因测序的手段,研究自己体内究竟有多少智人DNA,尝试着复原智人的面部图。我们引以为豪的几千年智人文明,也将全部压缩在一个「也许」开头的句子里



念念不忘:丹尼索瓦人


我们的祖先不仅和尼安德特人有过一段说不清道不明的历史,还跟另外一个人属亚种——丹尼索瓦人有过漫长而深远的一腿。


我抢劫、杀人、乱交,但我是个好智人

最初发现的丹尼瓦索女性第五指指骨,她被命名为「X女性」


丹尼索瓦人广布在亚太地区,最早是在西伯利亚的“丹尼索瓦”洞穴中发现了他们的化石。研究者通过遗存的化石,完成了丹人的基因测序,然后将丹人与现代人的基因组进行比对,发现丹人的基因在部分人类族群的基因组中占 5%,比现代人的尼安德特人成分还高。


我抢劫、杀人、乱交,但我是个好智人

在阿尔泰山发现的丹尼索瓦人臼齿


根据科学家的推测,尼安德特人基因流入现代人基因组的时间大概在 1121±16 代之前,而丹尼索瓦人基因流入时间大概在 1000 ± 8 代之前,说明我们祖先是先跟尼安德特人杂交,然后再和丹尼索瓦人杂交的


相比起和尼安德特人的「相爱相杀」,与丹尼索瓦人的故事可能更加源远流长。


研究者们挑选了包括汉族、苗族、韩国人等在内的 120 个族群,分析这些人体内丹尼索瓦人基因的比例,发现亚太人体内丹人比例最高,南亚人的比例甚至超过模型预测的最高值;欧美人基因组里的丹人比例最低,有些只有 0.001%。


虽然最初发现地在高寒的阿尔泰山脉,然而丹尼索瓦人的化石主要分布地却在中亚地区。可惜的是,因为样本较少,我们无法复原出他们大概长什么样。然而丹尼索瓦人的基因却深刻影响了部分现代民族:


研究发现藏人所携带的 EPAS1 基因明显区别于其他现代人,却与丹人的基因型一模一样。藏族人和汉族人大约在2750年到5500年前分开生活,但 87% 的藏人携带“高原适应基因”,而汉族人中只有 9% 的人有相同的基因型,短暂的地理隔离何以产生如此大的基因差异?所以研究者推测,藏人的这部分基因是遗传自丹尼索瓦人,尤其是青藏高原居民对于极端环境的超强适应力,可能就来自于丹尼索瓦人遗赠


「吾有一基因,三万年前为君所植也,今已遍布青藏高原矣」


我抢劫、杀人、乱交,但我是个好智人

边迁徙,边交配


说了两段祖先杂交史,有一点得特别提一下:跟其他地区的人不一样,非洲(撒哈拉以南)的现代人基因组里没有任何其他古人类 DNA。


这并不是说非洲的老祖宗比较有节操,而是这群人数万年间一直待在非洲,根本就没离开过家。亚洲人、欧洲人等的祖先则是从非洲迁徙出来,逐渐在世界各地落脚的。在他们迁徙的过程中,基本上是一边走一边杂交。


而且不仅智人跟尼安德特人、智人跟丹尼索瓦人有杂交,尼安德特人跟丹尼索瓦人也有杂交,甚至加入杂交大军的不止这三种人,还有更多更多……


古人类互相谈情说爱不可描述时,根本不会想到,他们一时爽的行为对后人造成了深远的影响。


我抢劫、杀人、乱交,但我是个好智人


这些杂交行为还有一个会令男同胞们心头一紧的结果——杂交可能导致男性后代生育能力下降。发表于 2014 年的一项研究发现,现代人基因组里的部分异种人类基因会降低男性生育力,并集中在现代男性的 X 染色体内。


都说「前人栽树,后人乘凉」,然而一心只求自己基因留下的古人类还尚未有筛选的意识和远见,大概这就是先人告诫后世的所谓「冲动的惩罚」吧。


三好智人:抢劫、杀戮、乱交


纵观历史长河,智人能达到现阶段的进化成就,不仅是自身的努力,还有与其他人种的包容并进,甚至烧杀抢掠,每一步都是对未知世界的勇敢探索,不断抵抗自然弱肉强食的筛选,最终成为现代人,开始文明的新阶段。


我抢劫、杀人、乱交,但我是个好智人


这样看来,人类世界好像变得热闹了很多,也有趣了很多。原来我们并不是孤单的唯一人种,数万年前生活过的神秘人种,也在我们体内留下印迹。虽然我们可能永远也无法知道,我们的智人祖先在遇到其他人种时到底都发生过什么,但毋庸置疑的是,来自尼安德特人、丹尼索瓦人和其他神秘异种人的基因给我们带来了疾病和风险,同时基因的多样性也让我们有了更强的环境适应能力。


科学家们并没有停止这方面的研究,相信未来会有更多的杂交证据呈现在我们面前。我们的基因组里的秘密,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神秘得多。


而从进化历程讲,抢劫、杀戮、乱交,为了生存和繁衍无所不用其极,还真的是一个优秀智人品质和修为的最好体现。


也应该庆幸,我们出生在一个相对和平的进化阶段,不需要靠杀人放火才能跟上进化节奏,有机会吃饱穿暖谈情说爱,多动动脑子说不定就能为人类进步添砖加瓦。生而为现代人,真的很幸福啊。






我抢劫、杀人、乱交,但我是个好智人


P.S.

基因报告现在也包含古人类基因比例了

比如lily的报告里就显示了2.672%的尼人血统

这么一来自己也算是混血了

想想还有点小兴奋呢 ⁄(⁄ ⁄ ⁄ω⁄ ⁄ ⁄)⁄

除此之外,报告还能展示祖先的迁徙路线

为你脑补相爱相杀的进化史提供素材

?戳下方链接试试看?

https://www.wegene.com/demo/male/report/ancestry/

还没有基因报告?

快抓紧时间购买吧!

WeGene

购买入口




我抢劫、杀人、乱交,但我是个好智人

我抢劫、杀人、乱交,但我是个好智人



原创文章,作者:DOT日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lingling.cn/news/14552.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